返回列表頁

  • 昨天國中同學會,去火鍋店聚餐,跟幾年沒連絡的同學聊到以前國中時期,上課的狀態及人際關係。看到以前的叛逆,對老師講話不禮貌、上課嬉鬧,當時並不覺得老師的好是對我好,現在回想起來,如果再一次,或許一樣不會習慣這樣被規範的學習環境,但心境跟心態的調整,卻可以大不相同。

    在臉書上打了一些話,老師說他早忘記了,只記得我們好的,也感謝老師的包容,也慚愧對有些老師沒有機會說聲抱歉,當時她們的諄諄教誨。

    當談到人際關係的同時,看見以前看某些人不順眼或只是想找話題聊,卻整群的取笑那些同學,看見當下是一時心念的好玩,成了附合者,長時間的把那些同學當成是上課的樂趣,或是話題。

    昨天那位同學,談到以前我們對待那位同學時,當下第一個反應說,怎麼沒她的臉書,他們開玩笑的說她可能還記在心裡哦,當下的內心發了一個很大的懺悔,看見過去的無知,而造成陰影,當下來了一個念頭想找她的名字想加她好友,友機會希望能給予鼓勵或是法音,彌補過去犯下無知的錯誤。

    很感謝那位同學的提醒,不然早就忘了,看見真的只是為了一時的快樂,以為過了就煙消雲散,殊不知換成是自己,一定會有一陣很長的低潮期。也感謝那位同學的慈心跟不計較。

    打完了這一段日記突然想起,在紀涵剛升高三的時候,曾也被這樣子中傷,因為跟同學吵架(好像她吃我的醋?),而剛好讀了幾天本來就要轉科系,跟自己吵架的那人,卻跑去我讀的那班說,於是我在這個班級被排擠,那一陣子也有好長的低潮期。因為在那個學校幾乎都是東勢人,東勢人與東勢人比較親,自己是新社人,有些被孤立、融入不易,煎熬了大約兩年。

    那時因為有媽媽,因為媽媽不斷的傳法音給我,自己花了好大的力氣跟不知哪來的信念,突破了這個障礙。要克服的是自己的心魔,只能不斷的回來面對自己,直到那個同學在她們班也被排擠後,大家才對我卸下了這個心防,覺得那女生很可怕,還痛斥那女生,升上三年級,在大家對我完全信任後,人緣變好,我不但當選了幹部,大家也很喜歡找我談心,因為那時我都會以不對立的心跟由衷的心去觸境並和大家和悅相處,也看見大家真的打從心底的佩服自己。

    看見對同學送愛送法音後,彷彿都變成自己的孩子,看見曾有的收縮是一個跳板,真的很感恩。

    感謝這樣子的因緣聚散,也看見曾有的不堪回首,更感謝那位同學的攻錯,在在冶煉了自己的心性跟底子,當自己的心穩定後,觸境上更加流動了。

    感謝所有的觸境,也感謝境界的慈悲。希望自己能夠用念力回向祝福跟慚愧給那位尚未原諒我的同學,也希望有更好的機緣能夠約她出來,跟她道歉,讓彼此的心流動。

    看見藝人謝和弦這陣子臉書跟電視上的報導,看見他的負面情緒高昂、心量小,連過往個人私密都拿來公開比較,心中起了一些對立的心,也慚愧自己還沒有辦法完全的往慈心方向看待,但也從這裡當中欣賞他的勇敢跟勇氣,相信它都是要為這個世間好,只是還沒有找到更好的對待方式。

    真的很感謝昨天的國中同學會,也很感謝師讓我有動力寫日記,看見寫日記後在當下反觀的力道,比以往還強烈還快,也看見在沒寫日記,或是在思考的時候,沒有反觀到的立場、角度,跟境界。

    當每打完日記,又要再回來覆誦一遍,需要再一次的勇氣。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弄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了解別人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