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款款殷勤著海
    數不盡的花一排排盛開


    忠誠的投機主義者
    邊跟浪潮交涉邊討好岸上一整群怯濕的沙蟹
    而界定敵我盈虧勝負唯有

    水知道
    水之所以清醒
    歌之所以明亮
    唱者之所以殷殷遙望彼岸
    彼岸是一座島
    還是陸?

    說這幻般的雲象是輕颱親筆的著作
    我只同意一半
    當眼皮瞇成地平那樣長長的線
    或乾脆關門上鎖

    機靈如瞳仁
    逗逗自己也唬唬別人,只是
    弄臣哪
    可記起誰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生命的本來面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媽媽傳法音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