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最近每天聞思228屠殺事件中前輩們的故事成了滋養我慧命的養分,雖然長久以來聽過228這個名詞,也知道這是台灣的苦難印記,但是對她的內涵卻還不曾如此認真一一接近過,這似乎成了我每天的生命課題,用呼吸與愛和他們重新相認,相信他們能夠在我的心中復活起來,幫助我的心住在公平正義基本人權的普世價值上,延續他們的遺志,無畏無懼地活下去… 今天看著記錄影片裡蔡焜霖先生。1950年,他20歲,剛從台中一中畢業,卻因在台中一中參加過讀書會,就遭誣控「參加叛亂組織」入罪,被電擊、拷問,兩個月後判刑,關了10年才出獄,1960年出獄,回到家才知道父親在他坐監期間已經悲憤自殺過世,十分自責,傷心哭倒在地。 228的孤兒之一林黎影和林黎彩,父親林界,很有愛國心,大女兒出生時是日據時代,命名為「黎明前的陰影」,二女兒是出生在國民政府來之後,因為對「祖國」的嚮往,認為這是「黎明之後的光彩」,所以命名為「黎彩」。只是對兩姊妹而言,「父親只是一張掛在牆上的相片」,因為林界當時擔任高雄市苓雅區區長,擔任代表之一,前往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要求停火不成,反遭槍殺,當時的他只有37歲,黎彩才只有14個月大,9歲時,母親吞鹽酸自殺。 直到嫁給廖中山先生(一個堅持台灣獨立的外省人),廖老師從黨外雜誌找到林界的消息,黎彩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228事件中的受難者,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在小時候母親一再交代不要出去講228,會被警察抓去。從親人口中描述:「在挖掘中首先挖到大拇指,然後很小心地把土撥開,等到背部清除乾淨後,才看出面朝地下,手腳反綁,整個身體被五花大綁,槍從背後開。當她們把屍體翻過來,看清楚是林界沒錯,頓時哭成一團,屍首都腐臭了,雖然已經事隔15天了,但是當家人看見林界時,他卻是七孔流血。」林界明知前去會危險,但是為了全區的區民,他依然赴湯蹈火…. 歷史不能被遺忘,當體會到苦不分彼此時,讓我更加明白:一個宗教行者一直把世間的苦難放在心上,一直把自己活著的目的放在心上,面對世間的苦難,是以自己的戒定慧、大悲心來承擔。只有真正的愛才能體驗生命的廣度,也只有真正的愛才能夠體驗世間有多亮、世間有多大。每個犧牲的前輩們,都是點燃我內心聖火的養分啊!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最想拍的就是轉型正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古坑這座小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