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承擔全家出遊小旅行的聯絡接洽事宜,被解讀成不是開心的承擔,很急躁,心裡一陣強烈收縮不良的感覺,苦受在呼吸中無法消化,全身緊繃,一時間的口行衝動,完全剎不了車,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狂奔、狂跳…..

    好可怕的慾念發作了,是欲念生出令人無法消解的恐懼,還是被貼標籤的不自在感?

    原本出發心的單純,頓時全被推翻!再次看到五蓋升起,沒有能量在口行衝動時降溫的不安,說錯話,話不能說得委婉周延、恰到好處,失念發作完後,才回到呼吸,像一齣沒有靈魂的單元劇,不知情的觀眾買票進來看了,應該沒有人會想再看第二次。

    看到以前的自己,經常就是飾演這種爛片劇情的演員,身上的我執、我慢,展現得一清二楚,回到觀呼吸,打開《阿含聖典》,呼吸才漸漸的回來。

    想起上午才跟母親分享定課的受用,母親在電話那一端仔細聆聽的認真。

    對重聽的母親,我不厭其煩的重複話語,可以和媽媽撒嬌的心連心,感覺這是一份珍貴的幸福;可以和父親說悄悄話,父親也會主動關心,說出內心話的深情,這是以前年輕時的我不能體會的這樣的能量,相信都是定課的功德,能量聚足,就更加珍惜,善緣力量就大。

    看著《阿含聖典》,眼淚狂飆,當作是之前口行衝動的後奏,感覺全身被淚水顫動的陣痛,也當作是排毒,看到自己掉入境界,對號入座就是苦;看到口行衝動,更是苦上加苦;看到要如何停止這樣的衝動,踩煞車是很有必要的止血動作,即使急速煞車可能會甩尾,用不著擔心,只管回心轉念回來中心線,比較實在。

    一切的擔心都是多餘的,一切解釋也無此必要。

    時時刻刻守住呼吸,嚮往當個「有感」「覺醒」「每個當下都是正知正念」「有活著」的活人,上午的法喜與下午的漏,對比好強,看到情緒的無常,只有深深懺悔慚愧,捏了自己的手臂,「會疼呀!」知道呼吸回來了,能回到呼吸真好,能歸零真好。

    口行衝動時對妹妹說了不該說的話。深深慚愧,對不起。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不要眼裡只有「成績」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判決倚賴「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