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到「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欣賞電影「眼淚」,這是館內近期免費推出系列「人權影片」中的一個好片。
    蔡振南飾演的是一位老員警,他因年輕時為了破案的壓力,曾動用嚴酷的刑求、並以偽證製造冤獄,後來良心的自我譴責一直揮之不去,即使盡力去照顧受害者家屬、想辦法補償,但內在的陰影卻像惡夢般始終纏繞著他,最後也逃不過被受害者家人的報復而離世。
    自然真情的演技,道盡了生命的無奈與滄桑,一個充滿正義的員警,也有不堪的過去。我們該如何看待他,他是加害者,但是不是也是整個官僚體制的受害者?
    王丹兩年前看了,也有深刻的評論,他說,做為一個長期關注嚴肅社會議題的導演,鄭文堂導演要表達的是他對「轉型正義」這個社會工程的看法,「代誌沒解決,原諒無可能」。
    男主角蔡振南的表現,真是令人讚歎:他成功地刻畫了這個好員警與壞員警糾結在一起、歷經滄桑而壓抑了很多情緒在心中的中年男子的內心掙扎。在看慣了那些靠臉蛋走紅而冒充演員的偶像明星之後,能看到這樣實力派演員的功力深厚的演出,那種心情,不難想像是何等的振奮。此外,鄭導的鏡頭下,展現了一個鮮活的、中南部的、底層的、庶民的台灣社會,我們太久沒有看到這個社會令人沉重的一面了,那些暴力的、那些不公正的,還有那些需要全社會反思的歷史,似乎都在電影的世界裡消失了,感謝鄭導能用這樣一個精采的表達方式展現出這個社會另外一面的真實。
    閃靈的Freddy也曾分享觀賞後的心得,他說在台灣,總統可以賜死、法官可以亂判、檢調可以濫抓、警察可以刑求的威權年代,台灣社會從來沒有認真面對,尤其,威權餘孽仍在台灣橫行,…。像老郭一樣的老警察、老法官、老檢調們,台灣市面上不知道還有多少,他們可能像老郭一樣進行著一個人的贖罪,也可能毫無愧疚地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威權政府下的受害者,成千上萬像小雯一樣的底層人民,每天都在掙扎著。這是民主國家「轉型正義」工程要處理的課題,然而,台灣政府的轉型正義工作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所幸,電影工作者用一部好電影,提醒著台灣,我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解決。
    影片結束後,鄭導也在現場與觀眾面對面交流。聽他說話,感覺他是一個耿直、真性情的藝術工作者。他曾當過文化局長,但他說最愛的工作還是拍電影,他最想拍的其實是轉型正義有關的題材。「眼淚」是轉型正義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第二部是無聲,第三部是偷聽者。
    他在拍完「眼淚」後,心裡仍有微細的不安,擔心警察會怎樣看他。有一次,接到警察單位的邀請,要在影片後舉辦座談,原本內心還有些擔心,但沒想到座談中,警察看了都很感動,有些警察甚至很由衷說出過去刑求的種種(有些是業績壓力、有些是自己想求表現,有些是當時因緣的不得不),講到最後,有的警察都哭了!
    今天的社會,很多人已經太久沒有流淚,對別人的痛苦無感,為了個人的利益,置他人死活不顧,這源頭與上游的公權力的濫用有很大的關係,政府長期以來用虛偽造假的官僚文化來管理,不懂得尊重人民的個人主權,因此造就了一個個的順民,大家只知明哲保身,對不公不義的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久而久之,也就對他人的痛苦無感了。
    但,我相信沒有人想對人不好,因為我們內在都有一顆很真很美的心,觸到感動處,人人都會自然流淚,那是再真實不過的感情了。透過影片、音樂、說故事,我們盡己可能的來呼喚,讓生命中最美的人性真情流露,讓世間的苦難因愛的流佈而遠離!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幫台灣成為第一等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點燃我內心聖火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