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坐椅子上用藥石時,發現上半身果然是往右偏斜的,摸摸兩腰肋骨下方,肌肉形狀兩邊不對稱,所以,這兩天,試著一面吃,一面把上半身拉回正。最有趣的是坐骨的感覺,可能右邊坐骨習慣承擔比較多,身體拉回正,它反而感覺很怪,一直想「給我多一點重量!」

    這兩天,都在注意小腹的放鬆,長年來舞蹈和瑜珈訓練,收小腹是基本功,雖經過幾次禪修,每次好像都還是要過了幾天,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然後才記得要放鬆。

    日常生活中,完全不用收小腹嗎?比如說,走路,站立,做運動(這樣子,肚子會不會很凸呢?)自己覺得小腹微收,配合腳底足弓微微上提,在行動時,會比較靈活有彈性。小腹微收也有助於尾椎骨往下接地。

    受用藥石時,想起師昨晚的開示:「吃好品質的東西,就像我們希望土壤是乾淨的,空氣,水,是乾淨的一樣,可以說那叫追逐欲望嗎?」在漢化的佛教和政治化的儒家影響下,我們對生命的受用,有一大堆的框框和成見啊,所以,拒絕受用生命,生命力就長期處在被壓抑的狀態,無法開展。死背「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物動」的教條,對於道德的態度是消極的,其實,真正的道德是很積極地去守護他人做最真的自己。

    早晨,在廁所門口,看到一片咖啡色落葉,接近一看,是一隻蝴蝶,翩翩然,振翅飛起,像是葉子落下的時光倒轉。天空雲很多,濕度高,一整天悶悶的。

    今天,繼續練習長短呼吸,清晨第一支香,感覺到吸氣,會生出一種「地力」,支撐的力量,呼氣,會生出一種「水力」,放鬆流動的力量。很喜歡用「力」來形容呼吸的受用,呼吸,的確帶給生命源源不絕的力量啊。

    藥石後第一支香慢慢熬煮,到第二支香開始進入短呼吸,但那之後,有點卡住了,沒什麼進展,隱約知道為什麼。雖然,光是短呼吸的感受,就很受用了,但還是有點不那麼流動,於是,下座去清清腦子。是因為今天清晨,打開電腦,讀了一湛的日記,加上自己昨天的體驗,所以,潛意識裡一直想要重複發生過的(想要鍛鍊不受時空限制的師隨念,隨時入境的功力),心變得不單純了。

    第三支香,重新尋伺,與師同一鼻息呼吸,突然想起上次冬禪,一止也有引領過這個作意,當時我跟她反應說:「跟師鼻頭對鼻頭,太奇怪了吧,是情侶才會這樣做吧?」當時的我,根本無法這樣想,一止給了佛陀的選項,我就選佛陀練習。今天,完全沒有障礙的我,回看有障礙的我,了解那就是自己過去交不出去的地方。師生關係,是神聖的親密關係啊。而同修梵行,若如同親密關係,也是完全基於我們對師共同的信與愛。

    下午,一無引領時,講到,我們只能管「尋、伺」,而「喜,樂,一心」是尋伺得當的結果,是啊,今天早上少了綿密尋伺,欲貪蓋就趁虛而入了!

    一無分享到善知識在他生命中的重要。

    多年前隨師行,到了花蓮池上,師說他當兵時就在那兒助割,那裡的米真的很讚。一圓下去買便當,師說,要兩個!當時心想,善知識怎麼會有飲食欲貪?而後發現,師真的完完全全地受用藥石,吃兩個便當,可以通宵,然後,第二天跟大家一樣的行程。

    有一年台灣都在講檳榔西施的問題,師說:「我沒有看到『妨礙風化』,我只有看到『妨礙交通』和『違章建築』。」

    師的觀點總是一而再地震撼他,而他,願意放下自己的觀點,不斷去學習善知識怎麼看、怎麼想,那不是獨裁,那是一種邀請,師的教導,是邀請!

    一無說,在充滿壓迫的華人文化教育下,大家都有好多根深蒂固的見解,似是而非的理論,框框一大堆,所以,以前師的教導,都要遷就大家一下,否則,學生早就被嚇走了。等了那麼多年,師終於能夠暢所欲言了。

    何其幸運,可以聆聽善知識暢所欲言!今晚的連線雖然斷斷續續,但楊乃武與小白菜的故事,剛好因為打斷多次,更加引人入勝。有一度,夕陽把整個禪堂染成了好美好美橘紅,在師鏗鏘有力的聲音裡,感覺,自己就在世界的頂峰,有一切盡在眼底的遼闊與清澈!

    師開示:會說「萬惡淫為首」或著「金錢是萬惡淵藪」這類似是而非的話的人,一定不了解欲望的本質,用防堵欲望的方式,是不可能解決問題的。欲望,需要智慧來看清,來穿透。

    性欲,來自身體本身的受用,是一個人自己就可以滿足的,完全不需要靠第二個人。只有當無法受用身體,有了鬱悶不流動,才會誤以為性欲的滿足可以外求。

    性行為跟性欲完全沒有關係,性行為不是為了滿足性欲,而是以身體為祭壇的靈魂對話:兩個人一個靈魂,同心同事,讓生命更美好,情更流動,真正的性行為,對兩個人同質性的要求,非常地高。

    但我們的家庭、社會教育,從來沒有告訴我們性行為真正的意義,所以,我們都糊里糊塗交了男女朋友,糊里糊塗有了親密關係,糊里糊塗結婚,卻不知道,在沒有準備好的狀況下有了親密關係,之後一定會摩擦特多。兩性關係的問題不在於性行為本身,而在於兩個人靈魂交集不充足。關係越是親密,對兩人同質性的要求就越高,如果不是真正對的人,有了性關係以後,反而會因為無法同心同事而互相厭斥,平白生出很多摩擦,何苦來哉!

    來禪修,就是來跟身體學習五禪支,跟身體學習自然、單純、無偽,學習呼吸的受用。身體受用了,就沒有欲望,就不需要宣洩苦悶,或要別人來滿足我們的欲望。

    在跟身體學習的過程中,我們才會懂什麼是尊重與自然,才能夠把這份尊重與自然,用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這樣的「空」是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吃得也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