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禪修是為了懂得跟自己相處,懂得受用身心。人類的問題在於不懂得跟自己相處,有時候我們聽人家說人類最愛的是自己,每個人最愛的是自己,但事實上這句話不清不楚的,很多人很討厭自己、不接受自己,因為身心混亂不受用,內在常有沖突,進退失據。

    接受自己是不容易的,要接受自己必須覺得自己每個念頭都很讚。如果念頭不好、不流動,怎麼可能喜歡自己呢?你說人類最愛的是自己,但卻是不喜歡自己不流動的身心,這話不是很矛盾!

    人怎麼能夠最愛自己?他如果最愛自己一定是自己所展現都是很真、很流動、很讚,如果說自己不真,怎麼可能愛自己嗎?如果覺得自己的坐姿不好,你會喜歡自己的坐姿嗎?睡眠不好,你會喜歡自己的睡眠嗎?吃飯咬到臉頰,你會喜歡嗎?狼吞虎嚥,吃完之後肚子脹脹的,沒有消化得很好,或者拉肚子,你會喜歡嗎?為了減肥、又為了滿足口慾,吃完了又去把它挖出來、吐出來,甚至故意吃瀉藥讓自己減肥,你會喜歡自已嗎?

    所以,愛自己、喜歡自己是不容易的,要怎樣才有可能愛自己、喜歡自己,要懂得和自己相處,懂得和自己的身體相處,懂得和自己的呼吸、姿勢相處,懂得讓生命流動,懂得與天地交心,不會無聊寂寞。

    說簡單很簡單,說不簡單,也不簡單。簡單不簡單決定在你要不是讓自己的生命從法開始,從最真最美最流動開始。

    過去就過去,現在就從重生,重新用法來滋養生命,用法來灌入我們的精神和價值裡面。真正能和自己相處的人,是沒有慾望的。

    不是很浮泛的說,一個人啊,沒有慾望才是自由;不是抑制不住慾望又想要排除慾望。慾望沒什麼,當慾望像天空般單純,慾望就沒有要抑制要排除的兩難,當慾望很容易滿足,有沒有慾望都是自由。

    沒有慾望,不表示不會分辨品質良窳。光是一杯水,都有優質的水和劣質的水,光是一碗白飯都可以品質天差地別啊,好吃的米飯和不好吃的米飯,那怎麼能比呢?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就差這麼多,你不能說好吃的米飯和不好吃的米飯都一樣好吃,那只能說你的舌頭壞掉了,那真的差很多的,那好吃的生菜啊、新鮮跟不新鮮差那麼多,是天差地別的。

    學法不是學這種都不會分別。你說分別就會產生慾望,那有會分別就會產生慾望,就跟呼吸空氣一樣,好空氣和不好的空氣差很多的,你不能說你要呼吸好的空氣,你要吃新鮮的生菜,那就是慾望,那不是慾望,那就和你喜歡你的土壞是乾淨、水質是乾淨的,是一樣的,是完全一樣的。不要說你受用了空氣、受用了水、受用了天空、白天的天空、晚上的天空,哦,這樣就是慾望哦,華人社會講話不太會分別字詞,字與字之間的意思,所以常常很混亂,你問他很多名詞的使用,他都在用,但他不知道文字裡的意思,好像人家講說「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讓這種不清不楚的話流傳。什麼叫萬惡淫為首,什麼叫淫,淫的意思是浸淫的意思、慢性中毒的意思,淫的意思像人家醃菜頭、醃黃瓜,鹽份慢慢浸入那個東西,那個叫做淫,什麼是淫呢?不是說你有性行為,性行為跟淫沒有關係啊,那是個很中性的東西、很單純的東西,怎麼會變成淫!因為你把對方當成對象,什麼叫做慾,你只追求自己的快樂,把別人當成對象,什麼叫做愛,那是最真最美的生命的連接,那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

    愛和慾是不一樣的,但是在華人的社會裡,他不太會分別愛和慾有什麼不同,這很重要的觀念,如果搞不清楚,你絕對會對很多事情有誤解,甚至在傳統佛教裡面就會演變出很多邏輯來,說淫慾是生死根本,淫慾跟生死根本是沒有關係的。性慾不是生死根本,樂受不必然引起欲貪,華人不懂性慾,誤以為性慾是洪水猛獸,一直想要防堵,其實性慾不需要防堵,需要認識。

    怎麼會有性慾呢?洗澡本身就是一種性慾了,任何引起觸受的舒服都叫性慾,不一定是你跟別人發生關係才叫性慾,手淫也叫性慾,只要想讓自己的身體感覺很舒服都叫性慾。

    那性慾有什麼不好呢?沒什麼不好,什麼時候會變不好,它變成毒的時候,變成像溫水煮青蛙的時候,淫的意思,萬惡淫為首的意思,叫做溫水煮青蛙,讓你失心失真的才叫做淫,讓你嗔嫉起傷害心的才叫做淫。

    就說你不知不覺的上癮了,像尼古丁中毒了、酒精中中毒了、不知不覺的依賴,這才是淫。依附權貴、攀龍附鳳、以公權力濫訴欺壓更是淫,孟子心中的淫指的就是富貴驕奢濫權的淫,孟子講大丈夫富貴不能淫,用這個淫字,淫就是這樣子,連富貴都不能淫,富貴不能誘惑你,或者讓你上癮,淫這個字是這樣,大家都亂用,對男女關係沒有正確的理解,想到男女關係都想到慾望,少有人想到男女關係是想到真正的愛,不只是男女關係、男男關係、女女關係、任何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不是說你為什麼要跟人家做朋友,做朋友就是慾望嗎?做朋友可以不要有男女發生關係,男女關係就是慾望嗎?華人社會的邏輯就是很容易把他想歪了、想到不好的地方去,那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因為他不懂得和自己相處,不懂受用自己的身心。華人的邏輯常很跳躍,很難理解,因為不懂得和自己相處,然後看別人的時候,就會看到歪的地方去,為什麼,因為他自己有很多不安,因為不安所以要找一個對象,所以他就會覺得是慾望,他不想說我們去和人家做生命的連接,不是為了慾望,是為了讓世間更美好,不是因為苦悶,我跟你做朋友不是因為我苦悶,我跟你有男女關係不是因為我苦悶,一點都不是。

    我本來就很快樂,我為什麼要和你做朋友呢?要分享我的快樂,不是說我不快樂,找你來製造快樂,沒有這個需要。我們之所以要在一起,是為了讓世間更美好,而不是我很苦悶而我需要你,不是這樣子,一點都不是。如果是因為你很苦悶、鬱悶需要一個對象,那才可能是慾望,重要的是要先懂得和自己相處、受用自己的身心。

    真正的感情是讓彼此精神上更富有,不是更貧窮。跟人家有感情、做朋友是分享你的富有不是宣洩慾望,宣洩慾望,會空洞,分享富有是越給,覺得越多,給表示你也在接納,接納就是給,給就是接納。

    這就是愛,真正的愛,這裡面有最真最美的生命的連接。華人的邏輯常是,真正的自由就是不會想跟人家做朋友,不會想跟人家往來,以為不發生關係這就是自由,有關係就不自由。自由不是這樣,自由是允許每個人做真正的自己。

    千萬不要把自由弄成一個很壓抑性的東西。我們不只要學會和自身的姿勢和呼吸在一起,也要學會和自己的受和想在一起。不要跟過去過不去,就是不要跟過去的受和想過不去。

    對自己有很多過不去的受和想,過去犯的錯、過去的挫敗,我們不原諒自己的事情很多,不接受自己的地方很多,這會影響我們對別人的不接納。禪修就是從很微細的地方,一點一滴的來接受自己,你有可能不接受自己的耳朵啦、臉啦、眉毛啦、頭髮啦、體重啦、體臭啦、皮膚病啦,很多的,我們人有很多問題不是很接受的,要接納自己,禪修要學會接納自己。然後再去細細品嘗什麼是生命,什麼是最受用的姿勢、最受用的呼吸,這是我們可以做的,這不是要改善,這是學習接納,接納生命的本來狀態,接納生命最自然的狀態、最自在的狀態,禪修不是要來改善,而是來還原,它沒有要強迫自己做什麼,所以它也不會強迫別人做什麼,在佛法裡面它最重要的一個字就是尊重。

    我們用佛法的角度來看儒家的克己勿禮,就會很簡單、很單純,什麼叫克自勿禮,聽起來就很嚴肅,克己,還要克已誒,那個克、克聽起來有點壓抑的味道,勿禮,什麼叫做勿禮,就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很多人就想到我把眼睛遮起來、把耳朵蓋起來、把口拉上拉鏈、把手放到後面來,然後呢?積極的作為呢?沒有了,他只知道不要非禮人家,非禮用我們的字很簡單,二個字就完了,尊重。但尊重只有消極的意涵,還有更重要的意義,叫做守護每個人的權利,權利叫做rights,人權,英文就是human rights,這就是華人社會最缺乏的東西,叫做守護每個人的權利,他不知道,華人世界只知道消極的去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他不會積極的去守護每一個人的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他就不懂了,華人社會一直很缺少這種東西,因為他的思考不是從生命的最深處出發。

    儒家雖然講克己勿禮,他一直在想誒,他太想要改善政治了。孔子的思想裡面,一直在想要恢復那個夏商周的那個西周,一直想要恢復周朝的那個「古禮法」秩序,他想要用倫理道德來改變春秋時代王公貴族的社會秩序,但是他不了解的是權力絕對腐化,他沒有能力了解這個東西,這是他思考不周延也突破不了的地方,他一味想要用這些君子之道來約束這些權貴,但權貴往往是最不受約束的,這在2500年前就看得非常清楚了,權貴是非常難約束的,孔子最是想要約束權貴,本來不是想要去約束平民老百姓。

    原來的儒家的思想,完完全全是針對權貴的,這個也是很少人知道,其實他是針對權貴在講話,但是權貴呢?耳邊風,所以他周遊列國就是不得志,誰要聽你的,大家權力抓到了,嘗到甜頭了,誰理你啊,只要你沒有一個東西可約束他,他不會理你的,你這一套什麼倫理、他才不會理你,什麼克己勿禮啊,他才不管你呢!

    政治問題要政治解決,不能拿「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來解決權貴的濫瀆行為,那是不可能的,那是沒有用的。倒是後來你用這一套去控制人民思想就很有用,問題是平民百姓都變成不會思考的順民了。

    畢竟權貴一下指令,家家戶戶都要讀論語、孟子,要行孝道,這個叫平民百姓去做反而比較容易,你叫權貴做相當困難,任憑孟子大聲疾呼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但大多數權貴們都又淫又移又屈了!任憑你怎麼罵肉食者鄙,他們還是趾高氣揚、驕奢淫逸!

    你叫唐太宗不要殺他的兄弟怎麼可能,他要奪權啊,怎麼可能不殺呢。所以儒家這一套要用在權貴完全行不通的,他只能用在洗腦,那就很通,洗一般平民百姓的腦,那就容易太多了,因為這些人沒有權力。有權力的人只想利用儒家思想、倫理控制平民行為,有權力的人自己不會依循儒家思想、倫理。這

    些權貴也很可憐,這些權貴從來沒有和自己的身體相處過,所以他把世間一切的萬事萬物當成一切他可以操弄的對象,把東西、把人都物化、都當對象,權貴也沒有辦法幸福,他只能受用他的權力帶給他的富貴榮華。


    兩性關係 / 三昧智

       

上一篇:淨化受想 (2012年夏禪第九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這樣的「空」是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