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夢見家裡傳來中年得子的小弟罹不治之症,家人提到孩子的歸屬問題,直覺認為就由弟妹決定。感覺禪修中不應該接到信息,知道是在夢中。

    醒來作意:做最真的自己。

    睡前靜坐後,屈膝仰臥,結手印在丹田,觀三個鬆脫,沒觀到,轉右側臥觀呼吸入睡。半夜醒一次,再醒即起,做定課。

    禮佛40分鐘:02:20~03:00

    禮佛前,想到師開示,業力是過不去的過去。突然看到翁山蘇姬近距離面對軍人持槍瞄準她的景象,沒有想,活在當下,就是沒有業力,所以對方就不會是對象。

    想到面對世間,就是要讓過去真的過去,面對二二八,因為國民黨不肯面對過去這一段歷史,它就沒有真正過去,所以我們的不公不義還一直在輪迴。感恩師的法,對著師法座禮佛,感恩慚愧。接著六步經行,配合六度波羅密的作意,感覺走起更細膩。

    靜坐連18小時:03:00~21:00 (今日無藥石)

    上座迴向之後,想到昨晚一無師兄要靜坐引領時談到後面這幾天打鐵趁熱、效果最好,是最值得用功的時段。今天就作意要好好做真正的自己,要喜心正面,做到認真度百分之百。

    上座找到最好的坐姿,先去感覺身體的緊鬆柔軟度,感覺腿部比較緊,就開始做吸氣感覺百會,呼氣沉落丹田的練習。這樣吸拉呼推做了好久,感覺下半身整個沉落,很實在地和地面接觸了。

    這時就開始找自然的呼吸,放鬆無所求地讓身體呼吸,只是看著呼吸的來去,什麼是身體最好的呼吸量,只有身體知道,任何想要控制的欲望都是造作。

    放鬆無所求了,很快就找到中心線的呼吸,也就是自然的呼吸。

    這時,一止上來引領靜坐,他談到同修梵行,贊嘆一智給他的迴向,幫助他成長,感覺她就像劉明那樣真正的台灣人。看到她的真心,感覺她很謙虛、很由衷,認真的把台北中心一字輩的同修都贊嘆到。

    接著,安住在中心線上,感覺師在虛空上看著我,想到師開示在觸點上做四無量心的練習。就觀想著觸點,很認真地說:

    我永遠只對人好,不對人不好。

    我永遠都是正面能量。

    我永遠深心信解因緣。

    把這世間對自己無法接受的人呼喚到眼前,一一跟對方說:「對不起、我愛你、謝謝你!」

    這樣練習,就感覺到慈悲喜捨的功德,感覺身心的能量滿滿的。

    下午第一支香,播放師開示,談到皈依弟子除了六度三箴的作意,還必須有師隨念。每次上座,先恭請皈依師上法座,看著師在你面前,跟著你吸氣呼氣。這時才想到,哈!想像師在虛空中當然不如在眼前還更有力道,就趕快請皈依師上法座。

    師隨念果然功德無量,能量無遠弗屆。接下來的八支香,配合著四無量心的作意,感覺每一支香都充滿了正面能量。

    這段時間,感覺內心很細膩,很寂靜。

    心細了,就能放鬆無所求地觀察,然後就看到身體、姿勢和呼吸的關係。

    有時身體在做著中心線的呼吸,有時又跳到鼻觸點的呼吸,有時小精靈跑到小腹的丹田,有時又跑到比較不明顯的膻中去了。

    當很放鬆地看著小精靈,祂的步伐就跟著放慢了,越來越慢,最後停止了。這時感覺身體也沉落下來,換了一個姿勢。心變得更寬廣、更寂靜了。呼吸似乎停止了,其實不是,它變慢了,大約半分鐘才吸氣一次呢!

    晚上聆聽師開示:來禪修,就是來接受自己的身體、呼吸和姿勢。

    這次的禪修真的有了這樣的領悟,以前常常會對自己的身體、姿勢和呼吸不接受,怪東怪西。越是這樣,就越無法找到身體、呼吸和姿勢最好,只有接受他們,才有機會讓他們做他們的最好。

    這次禪修的主題是自然,不但是要找到自然的呼吸,也要做最真的自己。

    原來來禪修是這麼單純,只要做到放鬆無所求,接受身體、呼吸和姿勢,也能從中找到最真的自己。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中心線就有點像天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淨化受想 (2012年夏禪第九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