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晚有拿坐墊回來當枕頭,側臥和仰臥比較舒服了。夢到Abby,跟她在某處很克難地打地鋪過夜,大概是昨天有想到她,和一些過去生命中的人,夢中都出現了。最後,在熱鬧的市集裡,一個人坐下,吃東西,店裡的小姐說,我頭上怎麼會有幾隻牆壁蟲?還很好心地幫我挑掉,我說,大概是因為今天都在打掃,從牆上刷下來的。後來,我請她介紹一間附近的洗頭店,便宜又快的,我想去洗洗頭。問了半天,沒有下落。

    320分醒來過一次,累累的,變成趴臥,感覺才睡一下下,罄響響了。

    房裡三人,動作一致地起身,在打坐姿停留了幾秒,禪修時,常常會驚喜地看到這樣有趣的畫面,像是碧娜鮑許的舞蹈劇場,時間和空間的編排,有大師風格!

    早晨作意:

    1. 時時刻刻至純至性許願,師隨念,入息入心入身入骨入血入每個細胞的流動

    2. 呼吸、動作、心念,三合一

    3. 守住丹田的呼吸

    飲食知量:

    早~優格,麥片,酪梨,一片豆腐,半顆滷蛋,花生醬,起司麵包。

    午~十榖飯,菜,湯。

    午藥石我負責敲罄,每天試著稍稍變化敲的時間點,讓大家有機會體驗在取菜、剛開坐下、快吃完的不同時間點上,讓衝動止息的感覺。

    今天打算有人起身去洗碗時再敲,但因為等待時間比較久,感覺空氣裡竟然有一種張力,自己比較不能放鬆地享用。想到以前要上台演出時,我的舞碼如果在很後面,等待時間很長,我還是要好好地暖身,安住呼吸啊。這樣作意,張力就消失了,回到每個當下的飽滿。

    *夏禪第七天記錄:

    今天,在師的愛裡,又是收穫滿滿的一天。

    今天換一律帶禮佛,他的聲音沉穩,我的身體也跟著慢了下來。他特別強調俯趴時完全的空和鬆,像是死亡。所以,整個時段感受到的,是定格與空。快要結束前,做了兩回合比較快速流暢的,感受不同的呼吸韻律。

    早上第一支香,一上座,腹部有感覺,月經今天大概要來了,子宮處微疼,有種剝落感。有點昏沉,一直去調有形和無形的中心線。心想著,要如何把師的教導推廣出去?想起有一位「和尚鑽石商人」寫過的書,感覺這就是華人社會的佛法所缺的,基督教總是有很多書,在告訴人們如何替丈夫、孩子禱告,如何面對世間的種種關係,但是,華人社會的佛教書籍,就不曾真正面對這些問題,所有的解答不是導向遁入空門,要不就是死板的教條,或是累積功德迴向,難怪會給人一種與時代脫節的印象。

    我們要問,佛陀會怎麼回答世間各種關係的難題?佛陀會怎麼面對男女關係?政府和人民的關係?國與國的關係?

    呵呵,這是掉舉蓋。

    藥石後三連坐,有換腿一次。

    第一支香,先尋伺丹田的呼吸,但有些昏沉。想到師的開示,身體在長呼吸獲得了飽滿的氣,會自動進入短呼吸。對啊,我好像氣都還不飽滿,尤其是頭部。於是,先加大呼吸量,強化中心線的覺受,正好,一止撥放師的開示,提到「人類失去了用頭引導身體的本能。」體會用頭來引導調身,感覺,好像頸部以上變成了一個弧線,如眼鏡蛇的頭,下巴墜落了,微微後推,突然之間,頸部到頭部的氣好通暢,每一個吸氣,都在給頭部灌氧,灌滿了,全身都有飽足感,身體就自動進入了短呼吸。

    今天大收穫之一,就是終於搞清楚長呼吸和短呼吸的身體感覺,以及由長入短的路境。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不過,一無說,他可走過上千次了!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也感謝昨天他說,要好好練習短呼吸,不然,今天怎麼教我們觀觸點?有目標,果然推動了進度。

    下午,一寂又出神入化的說故事,打動了整個禪堂。感覺,這次禪修,彷彿一場豐富的故事饗宴,每位引領老師,都那麼不著痕跡地把法融入故事,又用法,把劇情推向最高峰,帶動定課的深入體驗。

    記得以前在學習瑜珈時,常常會去唱頌印度神衹的名字,有的代表無懼,有的代表慈悲,有的負責毀滅後一切之後重新創造,有手握寶劍斬斷無明,雖然,每次都會感動落淚,但,要與真實生活連結時,總覺得有些牽強。

    過去這一年多,師教導三饒益,讓弟子們重新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歷史與人文風貌,我的內心,燃起了這一生從未有過的榮耀與使命感,因為看到了理想與現實結合的典範,生命,有了更加篤定而清晰的方向。

    這次禪修,同修們把三饒益的連結內化了,在禪堂裡,我們聽到自由鬥士鄭南榕,藝界巨擘陳澄波潘木枝醫師,和立志辦一所台灣高等學府的朱昭陽的故事,看見這塊土地上有那麼多灼灼發光的靈魂,曾經淋漓盡致地活出最真實無偽的自己,在定課中,深深地願,願把真愛的火炬傳承下去,願做一盞「荒野暗夜的螢光。」(一寂講到延平中學的校訓:給這混亂、昏昧的社會提供一線光明,我們要當荒野暗夜中的螢光。)

    中午在貼網站文章,沒有臥禪。擺脫了怕自己沒精神的魔咒,沒有成見。上樓去禪堂之前,上洗手間,才發現月經來了,所以,遲到了幾分鐘。

    預備連坐三支香,但沒有規定自己要不動姿,不過,一分一秒坐下去,身體不動的收攝力道,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強大呢!最後完成了三連坐不動姿。

    上座,先以恭敬的心,與台灣這塊土地的英靈連線。不久,感覺有些昏沉,不喜歡昏沉的感覺,好像沒有在活著,突然,親人女兒溺斃的意外,浮上心頭。無常感好強,想珍惜生命的每一寸時光,整個人清醒了,不再有昏沉。

    經痛出現了,心想,真的沒有比坐著不動更好的姿勢了,好好去含容痛、用呼吸去消化痛,第二支香開始,右腳踝疼痛加劇,二合一的痛,更讚了!想到師說的,「仔細去看痛的時候,痛沒有位置。」

    好有意思的一句話,我就在呼吸裡,一直去看痛,一直揣摩,不知怎地(大概已經在短呼吸一陣子了),整個人突然被吸了進去,像是吃了迷幻藥,聽覺和空間感完全不同了,身體的邊界感消失了。我內心自言自語說:「這就是一心嗎?」也不管是不是,但整個人就笑得合不攏嘴。回觀,大概是喜禪支吧,開心得不得了。

    第三支香,一無開講時間,他的聲音就有種安定和鼓勵的力量。聽到「人類有動物專注的基因,而且,人類是萬物之靈啊。」

    「專注」之餘,觀想著與師面對面坐著,生生世世要跟上師的腳步,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啊,無常的畫面一直升起;愛,同時又讓自己全然地放鬆和無所求。右腳踝,左坐骨,和下腹的疼痛一直變化,但,空,恆在,愛,恆在。

    晚上,繼續練習短呼吸,越來越熟悉了,也越來越能夠安住不動姿,感覺身體就是一個身印,能量完整封存。

    師開示:一定要先找到自己的最自然、最自在與最幸福,然後,從那裡推出去,推己及人,才能夠與人建立真正的關係,這才是「倫理」。一定要先找到自己的素質,沒有好的素質,兩個人在一起,不可能更好的。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這隻蚊子停下來用走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法工之間的法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