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藥石~

    來禪修幾次,從未把優格當作選項,因為我認為,自己的體質比較冷,要吃熟食,哈哈,又是一種成見。今天,不知怎地,就想吃優格、麥片加水果,還有去拿了一個小饅頭。看到花生醬,整個人都興奮起來,挖了超大一坨。真的放進嘴裡去吃的時候,忍不住咧嘴微笑,好像我的身體認得花生醬!

    前幾天和豆漿吃粥,喚醒了兒時的記憶。今天吃西式早餐,好像可以感覺到溫帶國家乾爽的天氣,和乾淨的風景。

    咀嚼的經驗就全然不同了,昨天蔬菜大餐,每口嚼一百下,覺得自己是一支睫毛很長的乳牛。今天是水果優格大餐,幾乎不太用咬,最硬的葡萄乾、蔓越莓,也是咬個三四十下就差不多了。最難咀嚼的是小饅頭,它很紮實,很有飽足感。

    午藥石~吃到豆腐,一驚,怎麼不是豆腐味,想起,那盤豆腐裡面,都是青椒,是青椒味全然進了豆腐皮裡去了。芝麻醬拌飯好好吃,升起了想要再去拿一點的念頭,但是,連南瓜湯都還沒喝完啊。

    想到師昨晚的開示,修行不是說都沒有欲望,想要吃好的食物、有能量來做事、充實學習,都是好的欲望。只是,我們常常忘記去問問身體有沒有受用?還把肚子滿滿、心靈空虛當成是我們的自然。我們不可能喜歡肚子滿滿、心靈空虛的自己,我們不可能喜歡貪小便宜、自私自利的自己。做自己的最自然,好好去體會身體的感覺。

    喝完南瓜湯,身體感覺到不增不減剛剛好的滿足,合十謝飯,起身洗碗去。

    另外,也觀察到,來禪修,都不會拉肚子,平常在家卻常常拉肚子,真的要好好檢討,我平常到底是吃了什麼、怎麼吃的。

    04:30~05:00 禮佛05:00~06:30 靜坐

    從禮佛開始,就覺得今天的精神不一樣了,俯身趴地時,沒有前幾天那種累累的感覺。其實,從昨晚開始,就覺得身體不一樣了。今天的所有禮佛,包括上下座的三次,都感覺愛在身體裡流動,雙手伸展,觸到了天,觸到了師的無量,俯身趴地,觸到了地,感覺愛貼著心。

    有發現,禮佛時,很容易體驗到自然的止息。當手臂往上伸展身體後仰時,很容易體驗到吸氣完的止息,在站立前彎或是俯臥的身印中,則很容易感覺氣呼完之後的止息。

    昨晚第一支香坐完,正進入狀況,磬響時掙扎了一下,要不要下樓去,有沒有事情要做。知道自己的擔心是無謂的慣性,決定留在位置上,完成此次禪修第一次三連坐。

    進入了很細膩的呼吸,吸到盡頭,好像進入了身體的最內層,感受到心臟的跳動,伴著一種微微的氣旋,在中心線。吐氣,則是鬆,鬆沈落到身體變成大地。

    那個呼吸的品質,延續到今早的第一支香,零昏沉。很開心,可以開始真正的受用呼吸了。不過,昏沉走了,掉舉來了。心想著還沒完成的日記。禪修期間,才遲了一點點,就覺得很難受,真無法想像,平常可以拖到兩、三天後才交,是個什麼樣的狀態啊!垃圾囤積多了,清理起來得比較用力。回去後,希望能養成按時交日記的好習慣。相信,只要不想太多,自然、單純一點,就可以做得到。

    08:00~08:30 經行08:30~09:30 靜坐10:30~11:30 靜坐

    這次禪修,目前為止都沒有腿痛。感謝上次禪修後,與幾位同修們一起發起的「虛空禪坐」,每週一晚上兩小時長坐,以及半小時心得討論。對身體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

    不過,到了早上最後一支香,痛還是來了,正好一止播放的開示是「疼痛管理」,這段開示聽過好幾遍,每次都感覺受用:

    痛,就是在告訴你,你的身體有毛病,遲早要面對,何不現在就來面對。痛是來打開,痛是要流過。只有當心比痛還要細的時候,才能過穿越痛。

    真正的劇痛,嗎啡是止不了的,只能靠回到自然呼吸的定力。當你至愛的人,身體經歷巨大疼痛時,妳難道不會希望替他承受那個痛嗎?一定會的!

    自從來聖脈禪修以後,面對痛(不管是身痛還是心痛)的態度,完全改變了。這大概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改變之一,痛,變成一種認識自己、體驗生命,最深刻而直截的方法。因為,痛,讓我謙虛。

    最後五分鐘,痛得有點難忍了,雙手合掌向天地禱告:

    神啊,我祈求您,讓我透過這個痛,

    體驗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所承受的千萬分之一,

    體驗佛陀在菩提樹下所體悟的千萬分之一。

    讓這個痛,幫助我體會千萬分之一台灣社會巨大的苦難,

    那些二二八、白色恐怖受難者,他們的家屬,悲痛的重量,

    以及到今日仍在替所有台灣人承擔「有罪推定」不公不義邱和順、徐自強身上的重量。

    我想到了我的父母,我的祖父母,外公外婆,

    我感覺,先人的苦難,就一直在我們的血液裡流來流去,

    我祈禱,這個痛,到此結束,

    透過我的身體,以最細膩的呼吸過濾。

    師說,痛,是一種重量。

    吸氣,感覺痛的重量,呼氣,感覺痛的重量墜、落。

    我看到父母過世前一刻臉上的痛苦,隨著此刻的禱告,消散了,

    甚至,我不熟悉的祖父祖母,外公外婆,好像,也開心得多。

    當痛,在我生命裡,有了全然不同以往的正面意義時,他們曾經的生命,突然也都輕盈了起來。

    看到,苦難有化解的可能性,喜心滿盈地下座,由衷虔誠頂禮摯愛的師。

    13:00~13:30 經行13:30~14:30靜坐15:30~16:30靜坐

    經行回到立禪時,突然發現上半身往右傾斜,就跟打坐的時候一樣,只是,站的時候,肌肉比較用力,會拉回正而已。想想也是,同樣一副骨架子,打坐時是歪的,站和躺,當然也都是歪的啊。只是,有沒有放鬆的差別,鬆了,就會感覺到。

    今天作意零昏沉,早上都做到了,下午第一支香一上座,就開始有昏沉感,明明才剛臥禪過的啊。想到,會昏沉、掉舉,一定是中心線偏了,姿勢不正。決定找到最好的姿勢。換了四次,又調整坐墊高度,終於,十分鐘後,找到了!一點都不昏沉了!很開心!對自己的骨架子更了解了。

    之前,因為觀察到,自己橫膈肌的香菇頂前大後小,所以,今天都練習,把呼吸的注意力放在身體後半,如是作意時,也大大減少了習慣性吸氣聳肩的頻率。感覺到師的愛貼著一心的背,很自然,有種安穩、放心的呼吸。胸椎有某處仍是緊緊的,但在師的愛裡,會慢慢消融的。

    後來發現,香菇頂的左半邊大於右半邊,所以,也試著透過呼吸打開右半邊的空間,如是作意時,感覺自己在替扁掉的輪胎打氣。而往右偏斜的脊柱,也因為右半邊慢慢充氣,而被推回中線呢。

    18:00~19:00靜坐(聽導師開示)20:00~21:00 靜坐

    聽師的開示,好過癮啊,聽完,很想煮一壺咖啡,跟同修們一起來討論。層次豐富的開示,就好像今天下午雨後的天空,是對大地全然的洗滌。

    師點出華人社會最致命的缺點就是,把自律變成他律。為求社會穩定、方便統治者控制,本該發自內心、互相呼喚和成全的道德標準,卻被規定成了僵硬死板、強迫順服的戒律、教條、禮法。這樣的社會文化,對個人自由具有嚴重壓迫性,人人活在他人的眼光裡,而不是自己最真誠的感受中。在框框裡思考,沒了框框就不知所措。而對於人的自然,不管是性行為的享受,或是身體自然的反應,都要加以批判、控制。這樣的社會,逼每個人做給別人看,無法做自己的最真,變成表裡不一的虛偽,整個社會犯了集體強迫症,處處侵犯他人隱私,並且把道德法律化,以便黨同伐異、整肅異己。

    一千三百年前的六祖慧能,為佛教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當時女皇武則天也默許改革?),簡單的東山禪風「即心即佛」,直指本心,讓直心行去的禪宗在當時社會,蔚為風潮。但本心,講的就是人人平等,宗法封建世襲的皇權統治集團不放心,因之遭到曲解,冷落,壓抑。今日主流的佛教,剩下的多是「諸惡莫作,諸善奉行」的戒條,遠比當時的開放與先進,落後太多了。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學佛、學法,找到自己的最自然,更是推動台灣,甚至整個華人社會文化革新,最強有力的工具。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業力是過不去的過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身含十方無盡虛空(2012年夏禪第四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