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歸零,重新開始。早上那個我死了,坐在禪坐前引領那個我也死了,頓時間不知如何禱告的那個我,也死了。

    若一切都是我的對象,又如何有感情,如何交重?

    呼吸不是我的對象,姿勢不是我的對象,回到由衷的主體性,感情就出來了,用這樣的禱告,啟動全新的自己。

    下午第一支經行,隨著一寂寂靜的引導,試著在落腳時呼氣注意力在百會,提腳時吸氣在湧泉穴,發現不會憋氣,身體不會有逼迫感的緊,身心更收攝,呼吸真的可以調身又調心。

    由於經行的收攝寂靜,接著三支香靜坐更加省力。

    一. 吸氣感覺橫隔膜往下到丹田,呼氣感覺橫隔膜往上(想像到百會),如是數次練習後。

    二. 呼氣接上了天,接上了天也接上了地,如是不動的滿足感生。

    三. 接著想像虛空中的光柱從天而降,呼氣釋放能量,吸氣吸收能量,如是收放,身心更穩更自在。

    四. 慢慢的自動感覺觸點在橫隔膜下方的中脘穴,微細的氣息(如胎兒的跳動),安住在中脘穴上。

    第一次明顯感覺著這樣的路徑,水道渠成,不能強求。由衷感覺來去如是。

    身體有它的智慧,重點是我是否更由衷的感覺每一吸每一呼。如是禱盼。

    下座後的走路,注意力在呼氣提到百會走路,身心收攝不少,就在這個時候,想到,其實禱告就是由衷的呼吸、謙虛的呼吸、浪漫的呼吸耶…..知道方向,知道怎麼引領自己了。

    晚上聞思師開示:

    每天都在重生,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新的,只有業力是舊的,業力是有對有礙,幫助對礙找到出路,有多大的權力就有多大的責任。

    權力太大會負責不起,民主就是學習自己負起責任來,這樣的觀念沒有政治不政治的問題,都是同一件事,作自己的主人,對自己決定要負責。

    真正的惡是公家的惡,政府的惡,會造成下一代無邊無量的災難。個人的惡是自己做事不負責任,最重要的是不要有太大的權力,會負不起責任。

    看到有人對人不好有一天人家也會對他不好,這是一種因果,面對自己的惡,不要當成對象,不要讓過去業力束縛,用新的生命,用聖人的心來面對,我們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每一個人都跟佛陀的心是一樣的,重要的是認得。

    新生命的可貴,很容易接到這樣的生命。連天接地與虛空法界的中心線,有受用的姿勢與呼吸,是至純只性所住的地方,有過不去、到不了的愛與礙,都是世間的因果,世間沒有別人。你的過不去到不了,都是我的過不去到不了,是共同承擔,用法、佛菩薩、如來的心來面對。

    小時候最喜歡的一句話用膝蓋想、用肚臍想,這樣血壓會降下來,用丹田想、肚臍想、膝蓋想、腳底湧泉想,只是由衷感覺丹田、肚臍、膝蓋、腳底湧泉….這就是「世間在裡面」的簡單想。

    一切問題在身心的感覺與內化,經過丹田、肚臍、膝蓋、腳底湧泉、中心線,這樣就會變成單純。把注意帶到那裡,去感覺那裡的感覺,心裡雜念交給他。

    打座是回到最自然的呼吸。回到最自然的呼吸是中心線的呼吸,是一種同在,無對無礙的呼吸。

    最後一支香,重播師開示世間沒有別人的一小段開示,最後結束前,再放2003年世間沒有別人開示,我不是我的對象,別人不是我的對象,早期師有開示,只是換了一個主詞,但都是一樣的,不要對象化,最後睡前用功,師以世間沒有別人做終結。前後呼應,一體成型。

    敲罄了,但卻感覺找到了最自然的呼吸與最不想動的姿勢,於是繼續感覺15分鐘後,感覺過了,才起身。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路徑越來越熟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身體再下沈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