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們將在這裡渡過十個晚上,每一個晚上都非常的寶貴,每一天我們都一起體會新生的生命。禪修,不是只有打坐、禮佛、經行、不是只有禪堂內、禪修是禪堂內、禪堂外、寮房內、寮房外、齋堂內、齋堂外,我們的一舉一動、每一個面部表情、每一個眼神,都是在我們照顧的範圍。

    來這裡鍛鍊,不是只有鍛鍊姿勢、鍛鍊呼吸、鍛鍊動作的正知正念,不是只有這樣,而是在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姿勢裡面體會新生,重新再來的生命,不受過去束縛的生命,不跟過去過不去的生命,不跟過去過不去不是沒有歷史,不是忘記歷史。

    不跟過去過不去是不受過去的「受」和「想」所束縳,我們對過去有很多的受、有很多的想,曾經犯過的錯,我們有罪惡感;曾經有過的挫敗,我們做了負向的取角,這生負向感、罪惡感會讓我們進退失據、失去方向,不受過去束縛就是讓自己重生,用佛陀的思考,用老天爺的思考,來面對問題,一切的不可能就變成可能。如果還讓過去的習慣束縛、過去的見解箝制、過去的受想框限,我們會覺得一切都不可能。

    禪修,學法,是依止禪修導師,跟禪修導師學法、學習禪修導師怎麼思考事情、怎麼面對事情,透過禪修導師來認識老天爺、認識佛菩薩,透過學法,從法裡面親近禪修導師的心,就是我們講的法隨念。

    「法隨念這個範圍太龐大了、太嚴肅,法那麼多,什麼叫法隨念,我實在沒能力搞清楚要領」,「師隨念,我也不了解禪修導師,我怎麼做師隨念?」「老天隨念,老天,我也不太懂老天,怎麼做老天隨念?」哇!越想越複雜,我們從什麼地方開始---從相信你自己是一個好人開始,相信你是一個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開始,你一定嚮往你自己是一個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因為你有良好的品質、因為你是一個好人,因為你是一個可以交心交重的人,從這裡開始,就從這裡開始,這就是師隨念的開始。

    你要願意相信你是一個好人,願意相信你是個可以交心交重、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我們要從這裡開始修行。

    用感情呼吸,可以交心交重、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一定是個很有感情的人,你一定是個很容易感動的人,你一定是個很容易愛護別人的人,這叫做好人。也許你說我覺得我過去好像不是好人,沒有關係,你很喜歡做好人就可以了,很嚮往做好人、嚮往做一個可以交心交重、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嚮往做一個有能量的人、可以呵護別人的人,這就是師隨念的開始。

    從這裡開始,總是要有一個開始,不然你說師隨念好難哦,我也不了解禪修導師,這就是了,開始這樣想就對了,從禪修導師所開示的最基礎的法、最基本的感情開始,總要有感情,沒有感情為什麼要來這裡?沒有感情禪修要做什麼?有什麼用處嗎?有什麼好處嗎?

    禪修是來淬煉,淬煉我們的感情。而不是只有淬煉呼吸、淬煉姿勢、我們是透過呼吸、姿勢、動作、透過每一個表情、眼神,來淬煉我們的感情,用感情來呼吸、用感情來維持我們的站姿、坐姿、走路的姿勢,身姿上下起落、轉身,下座的姿勢、上座的姿勢,進出禪堂的姿勢,進出寮房的姿勢、進出齋堂的姿勢,透過姿勢、透過呼吸、透過動作、透過面部表情、眼神,來淬煉來感覺我們是一個有感情的人,來感覺我們是不再受到過去的感情、不再受到過去的感受和想像所束縳,讓自己能夠有一個全新的機會重生,一個乘願再來的新生命。

    宗教的可貴就在這個地方,宗教喜歡講重生、基督教喜歡講受洗,佛法喜歡講乘願再來。

    乘願再來不是講這輩子死了,下輩子再來,佛法講的重生,是今天過去了,明天新的人,上一支香過去了,這一支香是新的,時時刻刻是新生,每一個當下都是新舊交接,每一個當下都是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的還沒有來,好好的把握這重生的當下,去感覺我真的是一個新生的人。願意重生,不要用過去半天的印象來看自己,不用過去一天的印象來看自己,更不要用過去二、三天的、二、三個禮拜印象來看自己,更不要用過去一年的印象來看自己,從今而後,我就是一個新生命。我願將我學的法,用在我新的生命,我願意從現在開始,感覺我是一個好人,至少深深嚮往做一個好人,嚮往做一個有感情的人、嚮往做一個用感情呼吸的人,用感情維持良好姿勢的人,嚮往做一個有能量呵護、愛護別人,有智慧引導別人的人,嚮往做一個好人,相信我是一個好人,從這裡開始。

    這樣就是師隨念。你以為師隨念是什麼,師隨念就是禪修導師是這樣想事情的、禪修導師是這樣子想問題,禪修導師沒有世間任何的道德是非觀念,沒過去種種想與受的束縳,禪修導師是從外太空來的,不受地球倫理規範束縳,導師只看到人是感情的動物、感動的動物,人是有感動才會流動的生命,就從這裡開始,我們的道德從這裡開始,讓自己很有感情,讓自己很容易感動,讓自已的生命完全流動。

    做一個最真的人,什麼是最真的人,就是你最嚮往的人,你最嚮往什麼?我們最嚮往什麼,我們最嚮往做一個很有感情的人。我們嚮往做一個好人,這個好不是世間倫理道德的好,是你能對別人好的好,是做你自己最真的好,是讓自己很有感情的好,讓自己很容易感動,讓生命完全流動的好,你相信你是一個好人,至少至少你覺得你非常嚮往做好人,從這個嚮往、從這個你認為你是好人開始,這個就叫師隨念。

    我們願意透過禪修,透過對每一個當下的重生,去感覺我是一個新的人,我不是舊的那個人。為什麼我是一個新的人,因為我重生了,我的生命注入了法,洗滌了舊的骨血,換上了新的細胞,有了全新的認知結構,我不再是過去的我,不再受過去束縛,尤其是不受過去的受和想的束縳,我不受過去姿勢的束縳、不受過去呼吸的束縛、不受過去用餐習慣的束縳、不受過去走路習慣的束縛、不受過去盥洗的束縛。我走出我的過去,重新感覺這個新生命,我做什麼都是第一次,今天是第一次打坐、第一次經行、第一次禮佛、第一次呼吸、第一次感覺自己真的是一個好人。

    以前那一個不太好的人已經過去了,那一個覺得很容易有罪惡感、覺得自已很容易犯錯的人、很容易挫敗的人已經過去了,交給虛空,交給至純至性的神明,我要做的是讓自已重生,體會一個新的生命。

    以前的姿勢就不管了,從現在起管好現在的姿勢,以前的呼吸也不管了,管好現在的呼吸,感覺頭頂的百會和正上方的天空連接,感覺尾椎前的會陰跟著地心連接,頸部要放鬆,脖子要中空,不要用脖子撐著頭部,頭部的重量交給虛空、交給天空,就感覺不到頭部的重量,你如果感覺到頭部的重量,就表示脖子還在撐、頸部用力了,這樣就是不得要領,基本的要領就是虛領頂勁,太極拳用這四個字,說的虛領就是頸部中空放鬆,不要去承擔頭部的重量,頭部的重量就交給虛空。

    最好的坐姿就是頸部中空,頭部交給天空,頭部連上天了,脊柱自然就很放鬆的打直,頭頂是最重要的,頭頂一定要接到天空,感覺頭頂正上方有一股引力,一股磁吸的力量,頭被虛空吸托住,所以不需要用力,去感覺頭頂和天空銜接的時候會有一束輕輕涼涼的感覺。肩膀放鬆、頸部肩膀都要放鬆,交給大地,頸部以下的身體全都交給大地。然後再用呼吸來微調,慢慢的調,找到自己最喜歡的姿勢、最喜歡的脊柱長度、最安穩的坐姿、最可以好好呼吸的坐姿。

    我們來感覺呼吸,感覺呼氣沒有壓迫感,很放鬆的呼氣、很放鬆的吸氣,從來沒有注意過呼吸很稀奇,第一次來感覺吸氣裡有沒有壓迫感,呼氣裡有沒有壓迫感,有沒有找到呼吸的自然,讓我們先去掉呼吸裡的壓迫感,很放鬆的呼氣、很放鬆的吸氣,呼氣的時候感覺好像在唱歌,唱歌的時候脊柱拉長,吸氣的時候,脊柱回到平常的狀態,呼氣脊柱會拉長一點點,吸氣回到平常的狀態。

    呼完氣的時候感覺頭頂百會,吸完氣的時候感覺海底會陰,頭是涼的,尾巴是溫的。

    我們現在來感覺呼氣的長度,到底要呼多長最舒服,對身體最好,怎麼知道吸氣的長度要多長才是對身體最好,沒有人可以給你答案,只有你自己,因為身體的需求要靠自己去感覺,你說痛就是痛、麻就是麻、癢就是癢、痠就是痠、那是你的感覺,同樣的我們現在要來感覺呼氣的長度、吸氣的長度,呼氣要多長才是最受用的,很放鬆、很認真去感覺呼氣的長度,很放鬆、很認真去感覺吸氣的長度,呼氣不能太長,會壓迫到吸氣,也不能太短,太短會喘,吸氣也不能太長,會壓迫到呼氣,吸氣不能太短,太短會喘,感覺呼吸最好的長度,心就跟著安靜下來,越安靜,越容易感覺呼吸最好的長度。

    不要活在過去裡,現在是新生命。我們是第一次學習呼吸、第一次感受呼吸、第一次感受姿勢,第一次感受面部表情有沒有鬆,第一次感覺頭頂有沒有接到天,第一次感覺臀部有沒有接到地,感覺頭是不是沒有重量,感覺脖子是不是放空,肩膀是不是交給大地,很認真的呼吸,會比較容易感覺,很用心、很放鬆的呼吸,感覺呼氣的長度、感覺吸氣的長度、現在呼吸的長度和等一下呼吸的長度可能不一樣,但都是每一個當下最好的、最受用的長度,也就是最好的量、最受用的量、呼氣的量、吸氣的量,都是當時身體最需要的量,這樣就是呼吸和身體在對話,身體告訴呼吸需要多大呼吸的量,呼完了、吸完了,它就問身體,對嗎?呼吸跟身體說這樣的量對嗎?身體就會告訴呼吸你可以長一點點短一點點,這就是身體和呼吸在對話,很認真很由衷的對話,很有感情的對話,身體相信呼吸想做好呼吸,呼吸相信身體也想要做好身體,很由衷很認真的對話,呼吸和身體就找到了它的節奏。找到了最受用的呼吸,就叫做長呼吸。

    長呼吸是身體安靜後才找得到的,這樣的呼吸對身體、對姿勢、對感情,對新生命,都是最基本的,用感情呼吸哦,用重生的我呼吸,不是為了呼吸而呼吸,是用自己是一個好人的心呼吸、是一個可以交心交重、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在呼吸、為了自己是一個可以給正向能量的人而呼吸,這種呼吸是很有意義的,不是只有活下去而已,是活的很有感情、很有品質,隨時隨地讓自己重生,隨時隨地去體會自己的最自然,找到自已最自然的呼吸、找到自己最自然的姿勢,找到自己最自然的注意力。這樣才找得到愛,找得到真正的愛。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看到自己很願意去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夏禪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