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晨,醒來的那一刻,有種沉甸甸的感覺,不想醒來,脊背很痠。

    近來,有時候,會忘記注意身體的姿勢。好像戀愛中人,胸口彷彿變成了一朵花,兀自向前綻放,整個身體的重心,不自覺被牽著往前挪移。這樣的姿勢,不太穩定,時間久了,還會造成後腰的痠緊和僵硬。

    這是自己過去曾有的身體慣性,缺乏穩定而持久的力量,也呼應著自己對人對事忽冷又忽熱,忽遠又忽近,忽高又忽低,忽快又忽慢的慣性。

    還好,此刻的自己,很快就可以回正,因為對真正的愛有所體會。真正的愛,不是跟隨衝動而行,而是把滿溢著情感的胸口,重新拉回身體的中心線,與核心的力量整合。

    當我往後退了一步,注意力的空間和視野跟著加大、變寬了,我不再那麼急著給、急著表現、急著往前進。我感覺到雙腳的踏實,感覺天地支撐著我的脊樑,於是,我可以在最信任、最放鬆的狀態裡,讓強大的愛流過全心全身。

    晚上法會,一止選播的開示,提到五蓋的輪迴:身心麤重,給「欲望」帶著跑,慾望順遂不順遂,心皆多少陷於迷亂,變成「掉舉」,心隨境轉;沒有對準天地,心就混濁、失去了方向感又停不下來,一旦覺得沒格局、沒趣味,就開始「昏沈」、「消沈」;消沈完,接著就很「疑惑」--- 生命的方向、格局是什麼?活著有什麼意思?

    形容的,根本就是過去的自己,明明不喜歡五蓋,卻總是給五蓋帶著跑,真的很沒意思!輪迴的苦,讓自己發心修行──願意在每一個當下,好好地去找身心的最佳姿勢,並透過這個過程,來認識人性真正的自然。

    找的過程不會是一種負擔的,因為,越找,會越接近源頭,會看到自己清淨、光明、溫暖的心,看到了心的源頭,才不會再迷惘、混亂、消沉、急躁了,而會很清楚下一步在哪裡,該怎麼走。

    法會前,請問師,禱告跟迴向有什麼不同?師開示:

    禱告,是未生之善令生;迴向,是已生之善令增廣。

    禱告,是現在準備把法用上;迴向,是已經用上法、可以用得更好。

    禱告,是把法用在還沒注意到的地方;迴向,是已經注意的地方,可以注意得更好。

    禱告,是對世間的苦感同身受;迴向,是由衷虔誠地祝福世間。

    不管是帶別人禱告或迴向,都是在一領一,讓一變二、二變四讓信心的種子加乘地播送出去。然而,對受苦者來說,如果我們只帶迴向,幫助不大,因為,他們很難立刻感受正向的模式,透過帶受苦的人禱告,我們練習對別人的苦感同身受,才不會流於口號,而是由衷地表達「苦不分彼此」。

    讓受苦者感覺,有人瞭解他們的痛苦與困難,並代替他們把痛苦與困難交出去,交給冥冥中至純至性的力量,很由衷、很虔誠地,跟古往今來的靈魂交流,當時間感很廣的時候,我們才能夠超越世間的種種現象的對立。

    看到,真正的主體性,是無我,真正的放鬆,是主動,真正的深情,是完完全全的捨。一個人的時候,總會聽到,師好強烈好寬廣好深澈的愛在一心身體裡振動的聲音,那是最大聲的無聲。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真相還很遙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走對路一定會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