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日傍晚,教了第一堂私人班。這個私人班,是由Prish主動發起的,幾週前,她找了德國朋友Angela來試上我的課,Angela很喜歡,所以,又說服了三位朋友,一起來湊成一班。

    昨天上課前,我才被告知,五位學員中,有一人聽不太懂英文,所以要用中英文雙語教學,本來以為這是一個全用英語授課的班,但既然有這個需要,我當然就全力配合。

    然後,我們先討論了一下接下來幾堂課的時間表,雖然,我在答應接這堂課的時候就說過,上課時間只能配合我本來就會來瑜珈教室上課的日子,所以,不是每週上,而且,要以我的在聖脈的工作為優先,結果,六個人時間表超難喬,大家都有些卡卡的。

    實際上課時,我發現,大家的程度和身體經驗,實在差太多了,我努力把難度調到中間值,上課的氣氛也都很流動,但還是可以感覺,對瑜珈經驗最豐富的Prish來說,這堂課挑戰不足,而對最初級的人來說,卻又有很多動作,根本連做都做不到。

    下課後,扮演中間人的Angela在大家都離開後,特地折返,跟我私下討論,我們發現,過程中,有太多訊息沒有被傳遞清楚,比如說:這是一堂英語、而非雙語的課,這是一堂鍛鍊體能的哈達瑜珈課、而非舒緩的修復瑜珈課,還有,我時間上本來就有很多限制等等。她說,她沒有盡好溝通的角色,也說,這是一個學習過程。

    現在回觀,覺得很有趣,因為,幾週前,當我答應Prish接下這個班的時候,我的腦袋不太清晰,與其說是「答應」,不如說,我是「反應不過來」。其實,她之前已經問過我,如果她找到足夠人數,可不可以開一個英文班?我拒絕了。我完全沒料到,Prish會在那天下課後,再次提出來。Prish的篤定,加上Angela在一旁鼓吹,我,就在一個失神的狀態裡,答應試試看。

    仔細分析自己當時的狀態,是一種「非我不可」、膨脹不完全的我慢,所以,境界一衝擊過來,自他之間無法順暢流動,反應變得很遲鈍,只能挨打。而那個失神的開始,好像滾雪球,幾週內,不清不楚的感覺,持續迴向,累積能量,終於在昨天具體成形。

    這是一個很好的禮物,讓我看見,只要稍一偏離中心線,就等於替業力製造輪轉的動力,所以,不可不慎啊!一定要綿綿密密,安住在法上,才能夠在不論大小的境界衝擊過來時,照樣迴向最單純、最清淨、最流動。第一次那麼清楚地看見,每一個當下,如果不是在轉法輪,就是在反向轉著業力的輪!

    如實地照見「這個禮物」(已生)之後,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去承擔業力的後果,寫了信給受影響的主要人物,包括PrishAngela,和瑜珈教室的經理人,把之前疏漏的訊息給補正,打開溝通的管道,試圖找到對每個人都有利的解決之道。看到問題其實出在「需求和供給無法配合」,因此,提議了幾個其他的配對方式,然後,靜候答覆。

    過程中,看到每一個人的真心,Prish想要在瑜珈學習上更進一步,Angela受用了瑜珈、迫不急待想跟朋友們分享,我希望奉獻自己所學、幫助他人更了解自己,而從經營者的立場來說,瑜珈教室對於課程型態和費用,必須有清楚的規定,才能確保顧客和教室雙方的權益。

    看到萬事萬物的真心,面對問題時,就沒有人我對立了。一切的作為,都只為了傳達一個簡單的訊息:我的存在,是因為愛。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用大調唱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善觀因緣加減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