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暑期的生命教育課程,今日邀請宥娟一綸老師到課堂跟學生分享「人權」、「228的台灣先靈故事」、「台灣的梵谷陳澄波精神」。

    上週已先和學生就你所知道的生活議題中,無論是教育、親子、民眾對政府施政、公共議題、弱勢族群等,不斷交換意見與看法,慢慢凝聚「生命教育」可以探討的主題與關心的面向,絕對不是只能談「生死的教育而已」,應該說,從生到死,可以體驗生命的過程,真實的故事,都是生命教育可以被討論關心的題材!

    一綸老師從自己是歷史系的角度來看歷史,曾經喜歡過歷史,變成無感,然而因為李筱峰教授的影響,重燃對歷史的興趣,尤其對台灣史更是情有獨鍾,巧妙地從「烤秋勤」年輕樂團的饒舌音樂說起,一群平均不到22的年輕人對台灣土地民族情感的意識,半說半唱表露無疑,直接切入學生的內心,真是太了解學生了。

    提到蔡坤霖楊國宇(剛好我也認識這位楊先生,但多年都不曾聽到楊先生訴說遭迫害的故事),意外中一位學生也說他的阿公也是受難者。

    一綸老師用淺顯易懂說故事的方式,引領年輕人進入228世界,每個學生都比平常還用功聽講,看的出他們用熱情在看過去的歷史,用呼吸再認識過去我們都被錯誤的教育扭曲與洗腦,把兩個原子彈(蔣介石蔣經國)錯當民族英雄與救星的無明,如此荒唐之事,居然被歌功頌德。

    用實例證明先人走過的血淚,儘管大學聯考歷史科目只出現15%的台灣史考題,遠遠少過於55%的中國史,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再等待,第三顆原子彈「馬英九」在未來四年內隨時引爆,可想而知,學生專心聽講的態度,就是大家拿出與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心,做好一位公民監督政府的義務,就從聽故事開始,以後也要每個人都會學會說故事,說到轉型正義建立了,說到極權政府還給受難受害台灣人民一個公道,不是只知補償就草草了事,說到這些鴨霸政府下台為止。

    宥娟從梵谷的自畫像到陳澄波自畫像的比較談起,除訓練學生觀察畫作的敏銳度培養,一位天才洋溢的畫家,活生生被迫害,從「聽畫」中,要能真實聽到原畫家的心聲,與那個時代悲歌的輪旋,心中不斷在吶吼、在滴血,台灣的菁英,為何都斷送在蔣介石的手中,我們還能再沉默嗎?還能再不理會國民黨用劫掠自台灣人的鉅額黨產操控選舉嗎?還能縱容當總統又要指揮同黨立委、監委的黨國體制?可惡的國民政府,不把台灣人民當人看的鴨霸,經由宥娟的聲聲呼喚,倒是讓我回想起小時候,不知不覺學會低音歌王郭金發先生唱紅的一首「燒肉粽」,這首算是我少女時代的成名曲,不知為何,當初許多親戚與長輩,只要聽到我在彈「燒肉粽」,就會齊聚到我們家聽歌,到今日終於明白,這些長輩們聽「燒肉粽」的無助與無奈,是當時他們內心最沉痛,有苦說不出、不能說、不敢說,只能用聽歌的心情來抒發、來發洩、來找出口。

    如果沒有宥娟的善巧引導,當時莫名奇妙在彈「燒肉粽」的詮釋,怎知小調的悲情,竟然巧妙的入了長輩們的心,直到40年後的今日才明白這一切。

    台灣人民的善良,難道只配得小調音樂的音韻嗎?為何不能用大調唱出台灣在國民政府未接管前那樣富庶豐饒,有著「金銀島」封號的大格局、大調、希望、開心的音調來歌頌嗎?

    最後邀請所有同學就從聆聽兩位老師分享的故事中,不管用文字、詩歌、文章、或者是圖像、線條等,形式不拘,只要由衷的用畫筆紀錄下來,就是見證今天下午的228說故事的分享會中,彰顯前人留下來的見証,用畫筆來抗議,用文字舉牌,讓這些整肅異己的謊言終結,我們要大聲且篤定向過去的極權政府說「No」。

    在今天下午的3個鐘頭,大家真正認識了這塊土地的一點點歷史,我們用顏色表達對先靈的緬懷與尊敬的同時,也認清來自中國的黨政高層是偽君子。

    至少今天是第一步,只要有開始,就會有希望,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下一代繼續埋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個失神的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