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完「我終於懂為什麼了」,真的很讚嘆她的靈活度與有深度與廣度的取角,讀到南非人Prish說:學校老師們的教學方式,都是上對下,有標準答案的,根本不能叫作「教育」,但是,我們又不能不邀請他們一起參加討論,我們就先藉由分組的方式,分散這種作風強勢的老師們的影響力。所有的上對下、填鴨式教育,都只是為了控制,為了維持表面上和諧的假象。

    我很明顯的看到,死板又脫離現實的學校教育,根本不能滿足孩子們的需求,青少年們很渴望思考,很渴望更具啟發性和刺激性的學習,而我的研究內容,也包括他們試圖衝撞和尋求出口的種種方式和創意表達。」

    這一段對話,雖然道盡了臺灣教育黑暗的一面,但是,一心沒有照單全收,她的尋伺角度,總是連接著苦諦的思維,找到苦因,尋求真正滅苦的方法。

    當她向對方講述台灣威權體制的深刻影響,以及轉型正義從未落實,帶來社會核心價值的掏空。一個沒有面對真相的社會,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解,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價值。(這些內容,輝映了Prish講的重點,也幫助對方找到了問題的源頭,相信,Prish未來的教育計劃,會有更深度,更廣角的發揮空間)

    這一段對話,帶給我很深刻的震撼,因為,面對我們教育制度中,上對下的教育,一直是我內心中,無法說出口的苦。

    所以,在我生命成長所受的教育中,我常是一個制度的反抗者。表面服從,卻始終無法說服內心的另一面。

    記得,從一歲以前我就開始有記憶了,穿著開襠褲的日子,涼風讓屁股不太舒服的感覺,我現在仍能記得耶!

    上小學,同學放學後,回家讀書應付考試,我則打從接觸書本開始,仗著過目不忘,忙著玩耍,從不讀書寫字,但前三名永遠沒有缺席過。

    上了國中,我開始覺醒了,讀書幹嘛呢我不喜歡這種讀書的方式。根本沒有樂趣可言,雖然背書記課文,讀公式解習題,根本難不倒我。但我就是提不起精神來面對這些。運用天份應付功課,在九年國民教育中,盡情的遊玩!也能跟用功的同學,一起考上省中,讓父母親有點吃驚!但是,父母親一直沒發現我的天賦,我也能體諒父母親為了生活打拼的苦!

    甫進入高中,我厭倦了上對下的教育方式,填鴨式的教育,根本無法滿足青少年的我,我放棄了受教育的機會,因為得不到啟發,因為找不到出口!我不再以記憶為傲!

    讀了Prish的說法,讓我生起一個想像,若我晚生個幾年,我一定會活的比現在好!

    晚上外出採買,再將貨物拿到聖脈,這樣的工作,已經做了十幾年了,卻不覺得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這是很重要的生命指標!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世襲的親子習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打破聲音的制約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