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的頭髪長得慢,大約兩、三個月才理一次髪,一直惦記著夏禪前要理髪,今天下午剛好有空出去理髪。

    我常去的這間家庭理髪店就在家附近,走路不過五分鐘的路程。我喜歡去,是因為它很有真正的台灣味。

    它有個很「聳」的土味名字,「老美紅」,但這不是真正台灣味的所在。

    真正的台灣味是在他的精湛的手藝和親切週到的服務。

    老闆姓吳,年約七十,彰化人,四十幾年前北上當學徒,就在這老社區定居下來。原來是夫妻同心,現在是父子共事,堅守著這個小生意。

    我以前去理髪,一直是很不樂意。從小的經驗,理髪是一件痛苦的事。

    小學時,經常要檢查頭髪,那時到小小的家庭理髪店要排隊等,理平頭時,手動的髪剪常常不夠利,將頭髪夾又帶拉,痛得讓人頭皮發麻。有時剃刀不小心會劃破頭皮,理完頭還在痛。這些恐怖的經驗,在記憶中久久揮之不去。

    長大了,還是定期要理髪,以前的不愉快經驗,因為工具和技術的提升,稍為有了改善,但是偶而髪屑會掉落身上,洗頭時耳朵、鼻孔進水,理髪終究不是一件愉快的差事。那實在是迫不得已、花時間、又不舒服的事。

    後來,有一些新穎的理髪店,他們採專業分工方式,由專家剪髪,仰躺式洗頭,服務也改善了,但收費較高。

    第一次去「老美紅」是母親介紹的,那時父親剛過世,較常回去陪母親。她說父親以前都是去他們那裡理頭的。

    他很親切有禮的請我上座,問清楚所需要的服務後,先將我的衣領後翻,在頸上圍一條小布巾,再圍上大護巾。

    接著依序先推後頸、再剪髪、再修整、然後細修,最後再用剃刀修邊。理完髪後,接著洗頭,動作是很輕柔,慢慢地洗三次,用熱毛巾擦乾,再給客人一條熱毛巾自行清潔。

    接下來,還幫客人刮臉,讓客人仰躺,塗刮鬍膏,熱敷、刮鬍、修臉,一體成型。

    在他精緻的服務下,我第一次感受到理頭髪原來也可以是一種享受。

    最後,付錢時我嚇了一跳,因為比我以前理髪的價格足足少了三分之一。

    將近十年了,十年來他們不曾漲過價。

    今天問他們:「為何不漲價,最近物價不都飛漲了嗎?」

    「自從公會不管價格以後,我們也不敢漲了。因為怕惡性競爭。」

    我從那次之後,幾乎每次都去他們那裡。他兒子四十出頭,個性溫文篤實,技術則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我每次上了他們的座椅,不像以前如坐針氈,很自然就放鬆微笑,觀著呼吸,閉上眼睛,彷彿在打坐般,因為知道即將享受一頓精湛的按摩服務啊!

    這就是真正的台灣味!感覺它應該是傳承自日本時期的專業精神和服務態度,這也應該是老一代台灣人的第一原型,值得新一代台灣人學習的典範。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讓「心」來引導說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身心比較有空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