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夏夜頂樓如烤箱,估計室溫34度,見室外涼風襲人太可意(約24度),顧不得蚊子的叮咬(大風下感覺不到蚊子的威脅),今夜就決定睡室外陽台吧!

    睡前仰望天空稀疏的星辰,不見月亮,睡了一回合一睜眼,不經意被一輪明淨的月亮喚醒!

    夜空中一閃一閃的巡邏機,像是迷人的星星,不免要讚嘆這應景的鬼斧神工!也捨不得睡覺了,起身禮佛禮敬天地,如果可能,希望每天都能睡在日月星辰的懷抱裡。

    想起昨晚共修播放師開示,修行要有垂直式的思考,思念的是「我為什麼還在這裡」、「我為什麼還活著」,而不是水平式的思考--人我對待或世間思惟。

    聽過這段開示多次,這次最入心!發現之前的觸境,在別人的眼光和世間思惟裡找不到出路,其實世間問題根本不須用力,只要正見、一個垂直式的思考生起,就出境了!真如佛師說,不看人我是非對錯,只看到--苦、離苦。

    這會是虛空送給我最讚的禮物吧?聞思心開,隨之天空的變化令人目不暇給。440第一聲鳥叫報喜,奏鳴樂剛響起,東方的布簾被掀起--呀,前年金木拱月一張微笑的臉又出現了!不同的是方位變了,遠近大小差太多,像在跟我捉迷藏,拼圖由你玩個夠,但不變的是日月星辰的心--恆在!

    想畫下來跟邱和順分享,在監獄裡絕對看不到這景象。唉,他只是世間苦難的一個代表,我的愛豈會是一個,而是二個、三個、四個…,要像宇宙星座一樣多啊。跑回房去,故意發出聲音,吵醒一如一起來看天空。

    早上開始今天整理倉庫的工作。裡面東西琳瑯滿目,要搬出來曝曬、重新打包、清理前陣子倉庫漏水造成的霉菌。工作要走一步才看到下一步,很像打坐中的尋伺,富有挑戰性。以一止全盤綜理法務之經驗,當然是工頭,我們聽任其吩咐

    酷熱天氣下做勞工,禁不住,想像力要飛馳!感覺自己是洪箱,一個「認命」的灣寶農婦,活到670歲,卻在一次被政府霸凌的農地徵收事件裡,打開了生命眼界,組織自救會去立法院抗議、與學者聯盟修改《土地徵收條例》、辦農民教育的政治活動…感覺她熱情的生命,帶著我下田做工去!

    只看到一個一個動作的韻律和同修交互傳遞的熱情,忘了熱、忘了累。不時,又浮現另一個人影蔡焜霖大哥,關在火燒島政治犯勞改,只要沒有刑求,心靈自然求得解放,伴著歌聲和思念心愛的人,塑造內心的天堂,繼續未完成的讀書夢。

    一個人在家最怕大掃除,不知要做幾天幾夜?三個人合力,尤其一止的法身很像仙女棒,能點石成金,想到哪很快就完成,超有效率!每回他走近身旁,就會檢視自我有沒有雜念、回到身心的中心線,單純、自然、開心。

    傍晚前收工,呼喊出「好幸福」!真的感覺自己是農婦,渾然忘了汗臭黏身、不覺得累、或熱天煎熬!如果農家或所有勞工真的是這種感覺…,這種體驗營太棒了!嘴角不禁上揚,該不會是我做了一天的「天人」?

    一如,也是同樣的感覺。哈,我還有力氣再去拖五樓禪堂的地板,一如說我像「凌波仙子」,一止說我拖地像在「水上滑」。

    喔,謝謝了!聽到的都是愛。從昨晚聽聞師開示「垂直式的思考」之後,我就接受了自己,那個愛搞怪、調皮搗蛋的孩子!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人類史是一部迫害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尊重學生權利的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