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之前的美髮師,常讓我剪完頭髮回來,又得再去請她修剪,因為兩邊總不對等,而她總說那是我髮流的問題。說真的,如是太多次(再去補救),我也會不好意思,因為那就表示我每次都在說「你的技術實在不好」。可又還沒找到有認識又方便的。

    後來同事介紹了一家店,上回剪完,我挺滿意,因為一次就ok,而且很好整理,還比之前便宜。

    今再去,看著老闆娘剪髮的專注,我後來問是不是每個人和每個部位的髮流都不一樣,都得順著那一部位的髮流來剪?她說是啊,而且每個拿刀的力道也會影響,但她說跟別的美髮師分享,很多人無法體會。互動當中,知道她就是對這份工作很有興趣熱誠,常常去上課進修,她說她對旅遊沒興趣,但如果是這一類的學習,幾天都不嫌累,結果上到都沒課可以再給她上了,「但我上完課回來,自己也會用心體會。」我說要把不同頭型臉型跟各個不同部位不同髮流的頭髮剪好,那是藝術ㄋㄟ,她說她也是這麼覺得,先生總笑她「什麼藝術?你剪一個頭才幾塊錢?」她說她是剪高興的,因為真的喜歡這個工作。

    不只頭髮,頭髮週邊相關產品,或筋絡、飲食等等的學問,老闆娘也都很有興趣學習跟研究,也不吝於分享,但她都是鬆鬆的講,完全不會給人感覺被迫接受的壓力。很高興認識這樣的一位美髮師。

    另有一位很年輕的剛高職畢業的小妹,幫我洗頭、按摩重點穴道,這位妹妹也挺開朗,而且很能體貼客人的感覺需要,這真是讓人好窩心啊!謝謝她時,她也謙虛的說她跟這老闆娘和以前實習的沙龍都學了不少。

    這個下午的愉快經驗不禁讓我感受到:如果我們有一個安穩的大環境,比如說,政府聰明一點、開明一點,管重點就好,其它就讓人民能夠自由發揮,那麼,台灣各種產業一定可以發展得很好,因為有這樣善良又勤奮工作的人民。就像前些日子有回看公視「有話好說」http://ptssouth.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26.html,談到成大一位教授研發出來的生物科技(骨質疏鬆新藥技術),因為自己沒資金繼續研發,不得不賣給歐洲藥廠。在場專家學者共同的慨嘆就是:政府不支持。

    看這節目時的感覺就是:台灣有這麼多優秀的人才,卻因政府怠惰腐敗,致一大堆的世界級人才都滿腹鬱卒,因為前進不了(像被關在監牢裏)!不禁想:光這半年,新聞出現的政府機關、國營事業的貪污舞弊,這些被浪費掉的錢加起來,絕對夠讓台灣的生技、藝文、各行各業在全世界發光的!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對生命品質的永續經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人類史是一部迫害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