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觀賞公視《有話好說》,談馬祖人藉博奕救經濟、救交通,決定賭一次。太太經過電視機,當看見反賭聯盟召集人釋昭慧法師神情激動地呼籲時,隨後以不屑的口吻丟下一句:「出家人講話怎麼還這麼衝動台灣的宗教只會斂財,都一個樣!」

    事實上,太太根本沒聽見釋昭慧法師說了些什麼,她只是本能地認定:「反對,就是在跟政府作對」。如果,我們只是帶著成見聽,自然聽不見台灣佛教界僅存的良心呼喚。

    有些人從技術面唱衰馬祖博奕事業,認為馬祖缺水、缺電、缺機場、缺港口,根本無法發展賭場觀光事業。也有人認為人類始終無法擺脫賭博,既然如此,何不轉暗為明,並藉由國外資金的大量注入,幫助政府解決缺水、缺電與交通不便的問題。大家都以為釋昭慧法師是出家人,自然會從道德面勸阻,其實不然,昭慧法師無論是從大看小或從小看大,言語之間,都充滿了佛教界難得一見的智慧。

    賭場,向來是洗錢、娼妓與黑道犯罪的溫床,如果博奕事業開張,只不過是將黑道漂白,合法掩護非法罷了。美國如此,新加坡、韓國、澳門也都難逃此一宿命。昭慧法師擔心的不是馬祖,擔心的不是離島博奕條款,而是馬祖博奕所引發的後續骨牌效應--在政客與財團「拼經濟」的大力鼓吹中,在各縣市長磨刀霍霍、等待分一杯羹的覬覦下,離島條款終將變種為台灣本島的條款。

    這一次的馬祖博奕公投,其實是官員違反行政中立,勾結財團欺騙住民的代表作,而此一模式也必將在台灣重演。屆時,台灣將處處可見壯觀的賭場,社會問題叢生的台灣,也將從美麗的島墮落成貪婪之島。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當下生命最美的入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投可以建立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