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起床靜坐,想到中心線,就想到戒與定的練習。

    每天定課的時間 (靜坐禮佛與經行) 都百分之百的看到,幫助自己的身心,回到單純、認真與謙虛。

    那麼下坐呢?

    下座是上座的延續!

    用上座中的尋伺,所找到的喜樂與中心線,來應對下坐觸境。

    所以說,在下座中的身語意,只要態度不柔軟,自以為是,粗糙的言語,沒有正知的注意力,失去苦的作意,落入不苦不樂的受。這些漏,都會被上座的延續所提醒改正,所以我下座戒與定的實踐,大多是來自上座中的尋伺,所找到的喜樂與中心線來校正。

    在生活中,身語意有了喜樂與中心線的校正,自然會讓上座受用,所以,每次上座後,身心都能很快的進入狀況,減少尋的用力,增加伺的體驗 (減少對喜樂的貪,增加世間在裡面的一心體驗)

    中午的靜坐,時間雖然短(20分鐘),但感覺卻像充滿了未來三天使用的電力。

    下午的靜坐,是為了對治午後昏沉的苦受: 

    午後的昏沉來了,習慣的想生起,睡一下吧!

    另一個想生起:昨天午覺也是這樣的情況,也用睡覺度過啦!但是卻影響到晚上的睡眠品質,所以這樣不好!今天,用靜坐來度過。

    說也奇怪,下座有昏沉,一上座,提起呼吸,昏沉就不見了。坐了15分鐘,起了一個念頭,下座再試試看,會不會有昏沉。下座去處理一些家事,5分鐘後,些許的昏沉又回來了,嗯!確定上坐呼吸的尋,是可以對治昏沉與消沉的。

    晚上在庭園經行,在涼快的夏夜中經行,試問,有多少人能夠這樣享受!一個喜心作意,就進入身體步伐起落的旋律中,感覺自己在踏太極步。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小小快閃反核行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美中一旦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