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看到二二八基金會(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公告:本會為推廣二二八事件之研究及教學,特將表列之庫存出版品提供各界免費索閱,依來電先後順序致贈,數量有限,送完為止。看到裡面有些自己喜歡的書目,於是打電話過去詢問。

    電話中,找不到業務負責人,接聽的小姐說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告訴她:你們網頁上有刊登贈書的活動,她又把電話轉給另一人接聽,然而,此人也是完全狀況外。跟她說:網頁上說請接洽鄭乃瑋專員或黃詩茹專員,她回說:他們兩位今天都剛好請假,所以我們都不知道。

    這簡短的對話中,就看到這行政單位做事的不認真,一個國家級的行政機構,在業務運作上,怎麼會這樣?記得以前在私人公司上班時,在主管嚴明的要求下,大家雖各有職權,一旦有人有事需請假,他必須於請假前找到適合的職務代理人來幫忙。哪有主辦的人請假,業務就開天窗的道理?這是很基本的道理,但一個國家級的紀念館處事卻是如此的草率,不免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林益世索賄無度,所暴露出的政務官貪婪腐敗,也是官僚體系出問題的冰山一角,這樣的政府,總令人想起乾隆皇帝與和珅!2005年11月傳出沈若蘭靠著林益世的父親、前省議員林仙保的關係,陸續向交通銀行、台灣銀行等行庫超貸,總計28億8660萬,「重新調查或許會有新發展」。

    下午,終於把李筱峰教授寫的「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看完了。

    天氣很熱,吹電扇又覺得不太舒服,就在高溫悶熱的夏日,靜靜地讀著許多被塵封的台灣苦難(就如此書的封皮早已泛黃),感覺體內的血液也跟著滾燙起來。

    書裡所提到的菁英,有些,我已讀過他們的故事好幾回,如林茂生、王添燈、陳炘、宋斐如、吳鴻麒、李瑞漢、阮朝日、陳澄波、潘木枝、湯德章,再一次研讀,內心仍有些波動與感動,深深禮敬他們對土地、對人民的愛,以及視死如歸的勇氣。

    今天第一次讀到的人物有:吳金鍊、林旭屏、黃朝生、徐春卿、王育霖、盧炳欽等。他們共同的特色就是,熱心公益,關心同胞的利益。二二八發生時,他們並沒有任何不當的暴動行為,反而不畏風險、挺身出面調解,單純地希望國家的動盪早日安定下來,豈知最後卻都被冠上「暴亂首謀」之罪名,莫名地給殘殺了。

    尤其感到扼腕的讀到湯德章的故事,他,一位正氣凜然的律師,在公義之前永不屈服,深受台南市民的愛戴,沒有犯什麼錯,最後也被無情地殺害。在死前,雖然受到酷刑的折磨,但他猶然傲骨挺直,殘暴的士兵在槍決後還不讓他的家人來收屍。

    幾天之後,國府派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撫,下令將關在軍法看守所的所謂「二二八疑犯」全部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結果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了,結果竟是──「湯德章無罪」!

    無罪的湯德章律師,再也看不到他所愛的家人鄉親,國民政府剝奪了他的寶貴生命,在天上有知,大概也會浩然長嘆:「多行不義必自斃」!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從同理心的培養開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毛蟲寶寶的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