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星期一,承佑(他的綽號叫『靠杯』)到司改會值班志工,聽說身心狀況很疲憊。

    下午,約芬香到士林王家去看他,因為他從3月28日王家被強迫拆遷時,就一直駐點幫忙,可能有些撐不住。

    早就從芬香中豪口中,聽說過這號人物,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認識見面(後來才發現,我們都知道他叫承佑,他卻不知道我是誰?不過,好像也沒有關係,初次見面,就聊得很開),覺得他真的很棒,很單純很有愛心,很真實的接觸社會,吸收真正的訊息,「我很早就已經不看電視不看新聞,我要透過親自接觸,來了解事情的真相。」

    然後,感覺承佑今天的身心狀況已經好很多,怎麼知道的?準備離去前,還跟承佑約定下星期五要辦同學會,想帶學生過來認識現場,承佑說著「下星期五不知道王家還在不在?……因為建商提出三千萬『假處分』,王家不可能提出三千萬,現在就等法院判決,有可能下星期五就會強制拆遷……」,聽著他平靜的說話,感覺他的內心已經有準備了。

    話題之一是承佑稱讚5月28日晚間在土城看守所前的繞圈經行,「社會運動也可以很溫柔,很有美感」,原來承佑一直盤算著要怎麼替王家設計活動,再次吸引人潮,凝聚人氣,承佑與王家無親無故,但是,自從發生事情後,他就從高雄北上,在王家與永春社區(也是都更受害戶)輪流駐點,「我的吃睡都在王家的臨時組合屋,可以把我的生活開銷節省到最低,我不用花什麼錢的」,可以感覺他的注意力與思緒一直都放在王家,跟他談的任何話題,都可以轉移為對王家的滋養資源,「承佑要不要學靜坐?」,「我有想過在怪手前靜坐,那個畫面會很震撼,但是,這種熱天,不可能靜坐,真的會中暑……。」

    之後,跟王家的女兒(小雲)與王太太分別談一下,更了解他們的心路歷程,「每天精神都在緊繃,永無止期,建商找黑道,每天糾纏叫囂,甚至蒐證抹黑『王家動手打人』……警察呢?號稱人民保姆,每次有狀況,都是最晚才出現,甚至是不處理……」聽著他們被公權力綁架,只有靠民間正義的力量支持著,真的好捨不得。

    王太太說「謝謝你們來可憐我們」,「不,我們是來支持你們的,你們沒有錯,是政府不講理,是公權力無法無天,不知自己是公僕,竟把公民當成可欺壓、生殺予奪的善良老百姓。」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我們被剝奪了什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唯有寬容才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