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共修小組聚會時,請同修針對今天的主題「真正的聊天」(與天地準)分享心得。「過去這一週,是否有問過『無聊』的問題,做過『無聊』的事?」

    同修們聽到這個問題時,笑開了心,當身心與氣氛鬆了,靈感便源源不絕。似乎問「對」了問題,彼此比較容易有足夠的空間反觀,否則,就會追著訊息、跟著話尾打轉。研討法義如此,看待世間諸多現象時,亦如是。

    例如:本週最熱門的話題~林益世貪瀆。如果是公民,應該怎麼看這起事件呢?

    林益世被收押禁見後,國民黨從黨主席、官員、民代、名嘴到支持者,幾乎都是一臉錯愕的模樣,也口徑一致地對外喊冤,說自己跟大家一樣,都被林益世騙了。其實,注意力放在誰騙了誰,就是一種非常「無聊」的動作。

    公民眼中的騙子是「中華民國」憲法,因為這部憲法不曾真正「還政於民」,它只給了人民「票票不等值」的選舉權,只給了極高門檻的罷免權,以及「鳥籠式」的創制、複決等公投權;公民眼中的騙子是「一中各表」與「一國兩區」,因為此一論述僅侷限於國、共兩黨的私下默契,從未經過2300萬台灣人民的認可;公民眼中的騙子是馬英九口中的「清廉」,至今尚未將不當黨產歸還國家的政黨領導人,有什麼資格跟人民談清廉?

    林益世被收押禁見後,很多國民黨支持者要求開除林益世的黨籍。其實,注意力放在開除林益世的黨籍,也是一件非常無聊的八卦。公民在意的是總統兼任黨主席的問題,因為這才是台灣「黨政不分、行政權獨大」的亂源所在。試想:當黨主席手握國會議員提名的生殺大權時,國會議員怎能不乖乖聽話?當國會議員成為總統的橡皮圖章時,又怎麼為人民監督行政權?果真要開除黨籍,請先開除總統的黨籍,因為總統屬於全民,而非政黨獨享。

    很多人急著嘉許特偵組連日搜索、約談與聲押林益世的動作,也忙著推翻外界對特偵組「辦綠不辦」的既定印象。做這些動作,可謂窮極無聊,因為公民在意的是司法的可問責性。目前,指揮特偵組的檢察總長是由總統任命,雖需經過國會的同意,但在國民黨佔國會多數的情況下,同意權只是一種形式,毫無監督的可能。除此之外,特偵組主任檢察官是由檢察總長任命,其他的檢察官也是由檢察總長調派,從總統、檢察總長到檢察官,真可謂是一家人。

    翻開台灣利用司法整肅異己、政敵的鬥爭史,我們會發現司法人員始終延續著戒嚴體制的忠貞黨性,當面對這一群早已被升遷馴化的司法官時,又怎能怪別人疑慮特偵組「辦綠不辦」?又怎能不讓人懷疑特偵組的辦案動作,其實是受制於《壹週刊》人證、物證皆齊全的爆料,而急於幫自己人止血、滅火呢?

    表面上,林益世已被收押禁見,但在法界人士的眼中,特偵組引用的起訴法條根本難以定罪,反之,容易定罪的《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5款或第4條第1項第2款,特偵組卻避而不用。此一對自己人「放水」的嫌疑,跟當初特偵組認定陳肇敏等人在江國慶案中的起訴時效已過,簡直如出一轍。說特偵組已經改頭換面,在公民的心中,這句話尚言之過早。

    「非對即錯,非藍即綠」是無聊的習性,從來不是公民看問題的應有態度。真正呼應天地良心的論述,一定會去思考最基本的價值觀,去追究根源性的問題,而非盲從社會「二分法」的思考習慣。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

    陳水扁陳明文蘇治芬等綠營人士遭聲押就上銬,藍營人士林益世同樣被特偵組聲押,卻完全沒上銬,且搭的是特偵組的座車,不搭北檢的囚車。特偵組先讓林益世在外面串供六天才收押,動作之慢,與對待綠營人士迥然有別!

上一篇:大學指考的蔑台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真最純淨的敞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