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打開臉書,看到很多香港七一遊行和日本反核遊行的照片,據說,香港有40萬人上街頭,而日本也有1518萬人。師說,為什麼要這麼勞民傷財?都早就是主權在民了,為什麼不把公民權拿回來呢?正因為人民不去宣告屬於自己的東西──公民權,民主制度才會淪為政客和財團權力鬥爭與利益瓜分的工具。

    正好看到酥餅的部落格文章「獨裁者的進化」,介紹美國最近一本暢銷書,William Dobson寫的Dictator's Learning Curve

    酥餅的文章寫道:「作者舉俄國為例,當民眾打算上街抗議普丁選舉不公時,普丁的應對方法並不是軍隊與坦克,而是在國會修法,提高抗議的罰款,並授予警察在抗議前約談反對人士的權力,雖然是惡法但是一切依法辦理,相對於台灣的集遊法,以及最近在立法院將通過的瘦肉精法案,耳熟嗎?

    談到委內瑞拉時,作者描述大選結束的當天晚上,反對黨的領袖承認敗選,不過他說了一句話,委內瑞拉在選舉當天是公正透明的,但是除了選舉那一天的其他364天則剛好相反,相對於台灣的不當黨產、行政不中立,耳熟嗎?

    當訪問中國官員對埃及茉莉花革命有什麼看法時,中國官員笑說,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會笨到三十多年用同一張面孔,至少兩任要換一個新面孔,群眾才會忘了他們一直被同一群人統治。

    作者也談到進化後的獨裁者,處理反對者時,不再使用憲兵與軍隊讓你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派出查帳的會計師與稅務員,用看起來公正其實不然的司法將政敵入罪,相對於台灣的特偵組,藍綠有別,耳熟嗎?

    進化後的獨裁者不會百分之百控制媒體,他會開放一小部分的媒體自由,一方面讓群眾自我感覺良好,以為擁有一定程度的民主自由,另一方面也避免自己被包圍,這一小部分自由的媒體會幫他查出他的手下中,誰已經過分的貪污腐敗,相對於最近發生的林益世施壓索賄案,耳熟嗎?」

    很驚訝地看到,William Dobson舉的例子雖然是俄國、委內瑞拉、中國,但是,跟台灣的情形何其相似! 

    最後酥餅結論說:「民主政治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法後有法的法治的精神、實質的公平、權力的制衡、獨立的司法與進步的媒體徒具形式的民主是進化後的獨裁者最美麗的外衣,也是麻痺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民最好的方法。」

    這個時代,連獨裁者的統治術都進化了,自認為擁有自由、民主的台灣人,如果再不與時併進、爭取到歐美國家的公民權水準,很快地,就會被獨裁者日漸壯大的外衣給包覆起來,最後,連呼吸的自由都沒有。自由,真的就像空氣,有的時候,容易忘記它的可貴,失去時,生命的活力會枯萎,甚至有瀕死的焦慮。為什麼不能夠時時刻刻都好好的受用呼吸呢?為什麼總是要等到快溺斃時,才惶恐地伸手亂抓?

    民主,就像土壤,失去民主,就離根離土,人注定變得虛無飄忽與冷漠,凡事都由別人決定,就連「決策者的有權無責」這檔荒誕不經之事,也由別人決定了,於是,獨裁者有了絕大的空間。

    民主的初衷,就是回到主體性。每個人都要做決定,不是選舉公職,然後把主權交給負不起責任的公職來決定。把公民權拿回來,才是對主權的負責,才是對土地、對生命的尊重,才可能捍衛國土與人性的尊嚴。

    時時回到這個中心線,就知道可以做什麼,就不會失去方向。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讚嘆天邊的彩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學指考的蔑台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