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前往台大圖書資訊系附近的空地,參加陳文成博士逝世31週年追思會,這是由台大、師大、政大等學生社團,以及陳文成博士基金會所合辦的紀念活動。

    當到達現場時,台上的主持人,一位談吐不俗的大學生,正在分享舉辦這次活動的意義。看到年輕學子用心關愛這塊土地,願意深入瞭解台灣的歷史,內心感到一股欣慰,也對台灣的未來充滿信心。

    張國龍教授分享,這地方以前是研究生圖書館,也就是陳文成教授被丟下來的地方。當年四周都是芒草,又位於校園的後面地帶,顯得隱密又荒涼,因此警總進出校園,把人打死而後棄屍,不容易被發現。

    楊維哲教授是陳文成當年數學系的老師,他說以前的他是很膽小的,但是陳文成命案發生後,他反而變得不再恐懼了,他看清國民黨的本質,只要他們想要迫害你,無論怎麼躲,也是逃不掉的,不如勇敢地面對,因此當陳文成基金會成立,被邀請當委員時,他毫不猶豫,立刻就答應了。

    李勝雄律師談到「人在做天在看」,雖然台灣在邁向民主的路程,一些有信仰、有理想的志士,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犧牲了寶貴的生命,但是上帝永遠是公義的,世間所有不公不義的事,祂都看得一清二楚,死後的世界必有審判,我們眼光要放遠,永遠保持正向的信念,一起打造一個希望與正義的國土。

    馮光遠的演說很風趣,他說他每次上台總忍不住對「金馬體制」揶揄一番。然後他言歸正傳地點出了辦活動的重點:一個活動要能成功,要有創意、趣味…,不要拘泥於老舊的框架,不然撼動不了那些保守的既得利益者。

    節目很豐富,除了以上教授、作家的演講,還有李敏勇的演講與吟詩、林欣曄的吉他歌唱和朗讀詩作、嘻哈詩人張睿詮以饒舌的節奏唱出「囡仔」,每一個表演都是深情流露,深刻地道出對台灣這塊土地所發生的人事之痛與愛,台上台下自然的融合在一起。

    此刻,坐在小板凳上,時光好像回到兒時許多鄉親聚在一起的廟會,我捧握著小小的燭光,座位的四周可以看到一些為台灣民主奮鬥的前輩們,如蔡焜霖大哥、尤美女立委、張國龍教授、(政大傑出校友)黃文雄教授也坐在後面…。感覺彼此的生命,就在感人的樂音中,自然的連結著。當下內心有說不出的感動,感覺生為台灣人的驕傲,大家都為國家更美好的將來而努力,也相信陳文成博士在天之靈,正以微笑和愛俯視著我們。

    今晚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台大歷史系花亦芬教授所講述的一段歷史:

    她說德國在1970年出現一位了不起的總理維利‧勃蘭特(Willy Brandt),當年的12月7日,維利‧勃蘭特來到波蘭首都華沙的猶太人殉難紀念碑前敬獻花圈,他整理好花圈上的絲帶後,突然跪在紀念碑前。這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舉動令在場的人都感到震驚,第二天勃蘭特下跪謝罪的照片傳遍了世界,全世界嘩然。(一年後,勃蘭特獲得了度諾貝爾和平獎。)德國人讚許勃蘭特歷史性的「華沙之跪」是偉大的和解姿態,是世人的楷模。

    花教授說下跪認罪不是懦弱,而是勇者的表現,勃蘭特承擔了過去、現在,也帶領德國迎向一個全新的未來。從此,一個自由民主和平的德國形象、一個完成轉型正義的德國形象就這樣產生了。

    很幸運的,之後接任的幾位總理,都是有理想的領導者,他們繼續推動人權的價值,就像總統魏茨澤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 1985年對人民說的「德國從不人道的國家社會主義暴政下解放出來」。這句話影響力很大,幫德國人建立了重新站起來的信心。

    因為終戰,德國若不是解放,那就只是被擊敗,在被擊敗的恥辱與解放的榮光間,德國選擇了解放。反觀國民黨在內戰中被擊敗,但國民黨沒有選擇解放,國民黨繼續與黨國體制葛纏,繼續其內戰壓迫人民的路數!

    聽了花教授的投影演講,內心受到深深的震撼,德國能從一個迫害人權的獨裁霸權國家,變成今日的民主自由,原來是這幾位總理勇敢而謙卑地面對過往的歷史,真誠的修補與和解,才能帶領國人從苦難的歷史走向人權大國。

    對比馬英九總統對台灣的轉型正義,有口無心,他曾公開為政府帶來二二八的死難而道歉,但事後卻又說:當二二八事情發生時,他還沒有出生,他都願意道歉…。這樣的態度,與德國總理的謙卑與大氣,格局差太多了。

    雖然我們不像德國那麼的幸運,有一個接一個那麼優秀的領導人,由上而下地帶動國家邁向新的紀元,但是,沒有關係,我們有善良的好國好民,就讓大家一個喚醒一個,以由下而上的公民行動力,來開展台灣獨立建國的神聖使命。

    活動最後的立碑儀式與燭光追思,我帶著虔誠的心,隨著隊伍緩緩向前,將手上的石頭輕輕放在地上,代表內心對陳文成博士永遠的追思。在默思中,靜靜的祈禱,願陳文成博士在天之靈護佑著所愛的台灣,讓台灣早日完成轉型正義,成為一個有主權有尊嚴的的現代民主國家。深深的願!!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宗法思想的現代變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天要落雨娘要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