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華人世界,是一個到處都是「大家長」的社會。企業的大家長是老闆,學校的大家長是校長,縣市政府的大家長是縣市長,基金會的大家長是董事長,家族的大家長是宗長、族長,政黨的大家長是黨主席當然,國家的大家長,也一定非總統莫屬了。還記得成長的歲月裡,每逢寫作、致詞或演講,都一定少不了「大家長」這三個字,似乎唯有這個稱呼,才能顯現出我們對領導人的尊敬與臣服。

    總統是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地方首長也是選出來的,公職人員怎麼會一個個變成「官大人」?他們的權力來自人民的授權,怎麼會反過來把選出來的公僕當成大家長呢?

    「大家長」一詞,源自於中國五千年來的宗法社會,而宗法的精神,就是依照每一個人的血統、親緣和地緣關係組織在一起,然後交由大家長統治,無論組織系統和權力結構,都有自己的家法族規,都屬於嚴格的父權家長制。在宗法的網絡裡,個體除了受到保護,也同時被嚴格控制。進入民主時代,「家天下」變成「黨天下」,「黨天下」變成「黨主席天下」,權貴資本主義偽裝成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

    除此之外,血緣親屬關係被利用來掩飾階級上的優勢,世襲也就順理成章成為階級壓迫的封建本質。於是乎,蔣介石臉不紅地將大位傳給了蔣經國連戰氣不喘地將權力移交給連勝文吳伯雄笑瞇瞇地將權力轉交給兩位公子,郝柏村亦不遑多讓,硬是讓郝龍斌佔據了首都市長….打開「中華民國」建國史,其實就是一部「父傳子、子傳孫」的家族興衰史,在這部歷史中,看不見「民主共和」的立國精神,只聞到即使「含淚、含恨、流血」也要支持他們的齷齪晦氣。

    台灣雖已逐漸走向民主化,但人民似乎還不習慣當家作主。每當大官蒞臨,我們都習慣起立、立正,然後彎著腰說話;每當婚喪喜慶,家家戶戶都急著爭取大官具名的花圈或輓聯,好像唯有如此,才能撐起家族的面子;每當碰到困難,就會跑去向政府官員請託,似乎不這樣做,就沒有辦法做事。從此以後,票選出來的公僕,搖身一變成為尊貴的主人,除了說話變得大聲與強勢,更反過來要求人民尊稱他一聲:「大家長」。

    華人愛面子,而「大家長」三個字,更是封建制度下的一種馬屁文化,正因為這樣文化,才讓中國積弱不振,才讓「夢想家」與林益世們的貪腐醜聞,層出不窮。事實上,公職人員有義務將公務辦好,遇不適任或瀆職,選民不但下次可以不選他,甚至還可以發動罷免;公共政策、公共建設應以全民福祉為依歸,不是「大家長」說了算,遇政策與建設不利長治久安、不利貧富差距縮小,人民可以利用創制、複決等公投權,直接行使我們的意志。這是公民的權利,我們有資格拿回我們的權利,也有義務行使我們的權利。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兩性關係緣何神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陳文成博士在天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