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9歲接觸瑜珈,走上修行之路,過程開始反轉,接下來的活在世上的每一天,都是為了去剝落、解開、清除那些曾經遮蔽、扭曲身心的東西,試圖抽絲剝繭,尋找回家的線索。

    零星的點串成了虛線,帶領我遇見了師,很快地,虛線連成實線,導向一條篤定的皈依之路。根本不用別人來說服我啊,因為,過去的自己,雖然從書中善知識、或向天地祈禱中,感受到力量,但是,從一個真實存在的人身上,領受到無量的愛,卻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啊。世上還有比這個更值得學習的嗎?

    跟會呼吸、走動、跟我一樣也要面對老病死的解脫者,建立起親近又清淨的關係,不僅為當下的生命,帶來源源不絕的動力,神奇的是,透過解脫者的雙眼,連結了已逝去的生命,感覺連過去也開始被愛一點一滴地充滿。

    晚上,冬梅來訪,因為David的離去,兩人七年的關係如絃斷終止。她問的問題,讓我聯想到六年前剛剛跟Shai分手時的自己:「為什麼這麼相愛的兩個人卻無法生活在一起?」「我哪裡做錯了?哪裡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好像連體嬰硬生生被拆散了,血肉撕裂的痛,錐心刺骨,痛到生命變得很單純,只剩下一件事:面對痛。

    表面上看起來,會痛,是因為愛到不了對方的生命,然而,真正的痛源,其實是自己對愛的懷疑:愛不是所向披靡的嗎?

    善知識說,真正的愛情一定是絕待的,值得用全部的生命去愛,在真愛裡,沒有人會計較,如果要計算、是扯不清的。真正的愛情,就像做志工,大家同一個方向,像運動比賽,各自賽出自己的最好最美,怎麼可能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為公益而做,有能量的人就做多一點,沒能量的人,就少做一點,不會抱怨。如果為私利而做,就好像把愛情當成營利事業,計較自己能不能陞遷、分紅、加薪,有沒有傷害保險、假期多長。

    在關係裡,我們常常有各自的「要」,然後,因為這個「要」要不到,兩個人都變成有所求,「要」對方配合自己,一點一滴的失真──對實際狀況,視而不見;對真正的需求,刻意忽略;因為怕改變、怕失去而妥協。

    然而,在兩性關係裡,至純至性、無藏無猜、做自己的最真最流動,是不容絲毫妥協的,如果,無法最真,代表兩個人不夠契合啊。為什麼要為了不真來結合,只為生活上有個伴,而犧牲各自的最真?為什麼不能成為兩個最真的人,然後,彼此祝福?戀愛是不能經營的,我們能夠經營的,只有自己的最真與同志同心,成全彼此的最真最流動,兩性關係才因「唯此是」而神聖。

    在跟法談戀愛的過程中最美最美的領悟是:用全部的生命去愛,一點都不費力啊,失真才費力,卡住才費力。用全部的生命去愛,是自己的最真最流動!

    善知識說,要常常祈禱,願生生世世依止師。祈禱的時候對準天地,全身全心都是乾淨的,沒有一絲絲的雜染,真愛擁抱了過去,也讓未來無懼,融化了時空的距離,沒有我,只有愛。原來,三際一時的樞紐,就是與天地同寬的愛,就是這唯一的、世間第一的、最最純淨的關係。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小野二郎的精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宗法思想的現代變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