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因到家的時間較晚,較晚就寢。今早沛雨將就讀的私中有一場說明會,我將近八點時叫沛雨起床,她賴了十分鐘的床才起身。沛雨問我:「難道要起床的時候,妳都不會覺得有點暈暈的嗎?」我說不會。

    這時想起經年累月的每天固定做三合一定課,身體可能已經生出一條較清楚的中心線,只要起床立起身來,感覺晨光立刻能循著頭頂灌入能量,不像未學法前,能量尋不到入口灌入。現在只要一起身,沒幾秒鐘就覺得能量飽滿,步履輕快。

    說明會結束之後,我順便到附近的菜市場買些東西。我跟一位歐巴桑買了一支麻竹筍,歐巴桑看到我選的那一支,馬上告訴我,那支竹筍可能不好吃喔!叫我另選一支。這讓我想起昨天在日本買了一個鐘型的吊飾,店員檢查了一下,告訴我那個吊飾有瑕疵,馬上為我換了一個。當時我還認為日本人較老實、仔細,有為顧客權益著想,沒想到其實台灣人也有相似的特質。

    只是日本店員是有經過嚴格的訓練,而鄉下歐巴桑則是來自善良的民風。

    禮佛時段

    呼氣俯身,讓雨水將天空和大地洗滌的清清朗朗,乾乾淨淨。吸氣起身往上,那冒起的草和拱起的虹,就能耀出特別明亮、特別晶純的顏色。

    經行時段

    吸氣提腳,點著煙火,直衝上雲天,在最高處迸散千片,也閃耀成千萬點的光芒。

    呼氣落腳,然後漸沉漸涼的沒入溶溶的夜色中。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學法真的很神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社工和少女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