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接受rebalance療程,治療師倫倫,是一個很開朗的人,幾週前,在教室第一次見到她,她很主動打招呼,好像我們很熟。
    她從左腳掌和小腿肚開始,手法很細膩,善用全身的重量,跟著筋膜的路線走,經過比較健康的部位時,她的手就像是天空中的滑翔翼,但行經舊傷的部位時,她的手彷彿就變成了手術刀,結痂處,有被刺穿、撥開的疼痛。
    跟著滑翔翼吐氣,吐到盡頭,身體空了;跟著手術刀劃,劃到最深處,是止息。好像跟著她雙手的旅行,仔仔細細檢視這一套生命經歷替自己縫製的外衣,遇見了不久前的過去、很久前的過去,甚至,出生之前的過去。在此時此刻的呼吸裡,遇見了不管是三秒前,三年前,或是三世紀之前的自己,每一個吸氣,每一個吐氣,都是一個清醒的決定:是否要歸零重生。
    右邊的薦髂關節、髖關節,和左膝蓋,是從前跳舞時造成的舊傷,以前當舞者時,賺來的錢有一大部分都花在身體的治療,但是,這些部位,從未因為電療、針灸、整脊、推拿、復健而好轉,所有的好受,都只是一時的,只要身體慣性不改,情緒模式不改,沒多久,就發現自己又回到疼痛的原點。
    在跟師學法以後,漸漸看見,所有借助外力的療法,功效都好短暫,如果不去面對生命最根本的問題──信,那麼,身體的苦樂,就會一直輪迴下去,我的精力,就一直耗在追逐身體的樂受和逃避身體的苦受,沒有出路。
    善知識的教導,引領我看見全然不同的可能性,180度地翻轉了我對身心互動的理解。過去的自己,誤以為身體可以定義我是誰、幫我拉近跟別人的距離、告訴我如何選擇對的伴侶…,但一次又一次的經驗告訴我,身體完全沒有辦法解決問題,這根本超過身體的管理範圍。只有當我對生命、對人性、對呼吸,有了完完全全的信心,才有可能知道我是誰,才能消弭距離感,才能放心地進入生命的流動。
    心是主,身是從;心是源頭,身是下游。如果這輩子沒有認識什麼是心,就好像從來沒有回到過真正的家。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平民的思考勝過宮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化被動為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