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在中和跟家人共度端午,並且慶祝35歲生日,唱完生日歌,閉上眼睛虔誠地許願,被提醒說,前面兩個願望是要說出來的,第三個,才放在心底,所以,大聲說出了第一個願望:「台灣獨立建國!」語畢,大家幫忙歡呼助興。第二個願望:「每個人都能夠活出生命的最嚮往!」哥說:「那我們家狗兒愛咪的最嚮往,就是天天有肉肉可以吃。」第三個願望,其實,是最先想到的、第一個願望:「生生世世皈依師皈依圓滿至純至性最真最美最流動的愛。

    切完蛋糕,一起收看金曲獎,看到客語歌手的獎項,我說:「以前真的比較難在公共場所聽到人說客語,也很少聽到客語歌。」弟說:「是啊,現在,也有越來越多原住民歌手,嘗試以母語創作,雖然母語創作之路,還是很艱辛,因為沒有市場。」不過,我想,以母語創作,絕對不是為了市場考量,而是透過與母語的重新連結,獲得滋養吧。歌手蕭煌奇說,他從小就好喜歡唱台語歌、創作台語歌,他希望不論是台語或是華語歌的聽眾,都能夠從他的專輯裡感受到不同的畫面與感動,也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喜歡聽台語歌。

    這次新人獎的得主是以莉‧高露,一位原住民歌手,過去,原住民歌手總是被迫用漢名,我想到另一位原住民歌手巴奈曾經說的:「活到20歲,才知道自己不是中國人!」祖先的文化、語言被抹去,是她生命中椎心刺骨的痛!弟弟說:「那我活到20歲,才知道自己有荷蘭人血統!」我說:「你知道自己有原住民血統嗎?其實,台灣人本來就是混血的,有大約85%的台灣人都有平埔族血統。」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是平埔族,我說:「就是比較早漢化的原住民族,屬於南島族群。只不過,一般台灣閩南人多數不願承認自己的祖先就是『熟番』,而祖先的名字,早就被遺忘了。

    這些年來原住民恢復族語姓名的運動,讓社會大眾逐漸打破單一文化、單一價值觀的僵化思維,讓社會呈現出更多元、活潑的面貌。然而,近來,教育部竟假借所謂「民眾意見」,企圖將歷史教科書竄改回威權時代的大中國史觀,以迎合馬的「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意識形態,真得很令人憤怒,難道,生於斯、長於斯的多元族群,又要不分青紅皂白地倒退回去做炎黃子孫嗎?

    這次,入圍的獎項中,有很多是台語的歌曲、創作者、演唱者,我在一旁感慨地說:「台語明明就是台灣人口裡面最多數人的母語啊,我們卻用華語作為官方語言。這就說明了台灣被殖民的歷史,日人統治時學日語,國民黨來了就學華語,在外來政權統治之下,我們從來沒有用過自己的母語當作官方語言。

    所以,回到今天生日許的第一個願望──台灣獨立建國,唯有建立一個以在地人文、歷史、生態為主體的政權,我們才有可能世世代代在這塊土地上安居樂業,過著有尊嚴、有價值的生活,也唯有建立一個以人權為核心價值、以公民權為實力的國度,台灣才可以走出外交困境,獲得世界各國的尊重與平等對待。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昭慧法師將主持同志婚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下的飽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