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回應最近很紅的關於法國高中會考考「哲學」的議題,阿楷(沈清楷,台北哲五的主持人之一,留學比利時的哲學博士,現在輔大教哲學)也寫了一篇文章:少了一堂課?從法國哲學課程看台灣人文教育。 讀了這篇文,我更明白台灣的文明及科技何以一直追不上歐美的原因:長期封閉保守(必須符合黨國體制的政治正確)的社會及教育制度的限制下,我們的成年人作為一個「國家公民」的水平(常識、思考、表達、論述的能力),根本是連法國的高中生都不如啊!同時也「恍然大悟」了自己好長時間面對洋人會自卑的原因,原來那不只是語言能力的問題,更多的是:他們就是比較能主動,也比較能「尊重」,比較能侃侃而談表達自己,而我們就是做不太來這樣;當「被動、保守」,面對「主動、開放」,自卑是很自然的,也難怪國人長期都有「民族自卑感」了。 不過,看了阿楷這文,也同時發現到:現在的自己,至少有一點點論述的能力了,而這都是因為善知識的教導,讓我得接觸世間各個不同的領域、讓我學會了如何看事情、如何讓人聽得懂我想表達的意思,也就是說,我的心,終於能感受到「開」的感覺,因為終於能夠跟外界有比較好的連結了。 只是,我已經離開高中時代將近30年了啊!老大不小了啊! 這些認識世界、得以和外界有良性的溝通、連結的能力,不應是義務教育就該讓國民具備的嗎?怎麼卻必須在我「尋覓多年終於幸運有找到」的「生命教育團體」裏才學得到呢?或許,佛法的推廣成效一直不是很高,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在得以接觸感受到「佛法無邊」之前,絕大部份的人都必須跟「僵化了的思想觀念」奮戰拼鬥許久。 幸運還能接觸到「佛法」的邊,相較之下,週遭不少親戚,從小倍受教育體制的殘害,找工作不是很順利,也對自己缺乏信心,更不敢嚐新、挑戰,結果,他們自認都是因為「沒能進好學校」才如此辛苦,所以,對下一代的愛就是:竭盡一切可能督促、鞭策孩子「考好試、拿高分」,因為,只要擠進得了「好」學校,對他們來說,那就是為孩子未來「幸福」掛保證。至於孩子是不是唸得很不快樂、很辛苦、生活能力很低落…,這些都不重要;只要能上「好」學校,其他一切都可以被犧牲。 眼看著親戚的小孩在重蹈我們的覆轍、親戚對待小孩的方式也在重蹈我的爸爸、師長的覆轍,很清楚那是浪費生命,但無法說服親戚(幾次試著提醒,但效果都不大)。對親戚來說,我沒有他們這些困難,我是「不懂」的、是沒資格說什麼的。 偶爾也會分享芬蘭、丹麥、美國、德法等等較先進國家的學校教育狀況,希望親戚們能多少感受到台灣這種填鴨教育對孩子身心的戕害或沒幫助,但對自己非常沒信心的親戚們也根本不敢對未來懷抱夢想或有憧憬,總是說:「那是外國啦!台灣不可能啦!」 就是這樣的教育,讓人民把大好青春花費在背誦無用的知識,讓人民對真正的世界、對普世價值、公民常識完全無知,這樣,別說趕上歐美了,被南韓超前也實在其來有自、「罪」有應得呀! 歸根究底,就是體制的問題,黨國的掌權者為了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黨政不分,老是以黨指揮「國體與政體」,老是堅持黨比國家重要,寧可亡國,也不可亡黨,1949年,中華民國亡國了,但國民黨竟然因劫收台灣而繼續「國亡,黨未亡」! 國民黨劫收台灣之後,並未學到亡國的教訓,亡國是國民黨自始缺乏立憲精神的宿命,國民黨只對掌控公權力有興趣,總統繼續扮演宗法封建大家長的角色,國體與政體全部不成「體統」,因為要集權,就不肯讓公民權加入國家決策,黨意高於民意,一味用黨紀、黨產綁架立委,導致立法院都變成行政院的代書,行政權獨大,濫權、越權、侵權,無所不用其極,根本不願意讓全民共享國家資源,刻意造成城鄉差距、刻意維持明星學校。 只要黨國體制不打破,只要司法還是聽命於行政,那麼,不管是12年還是幾年國教,都是裝模作樣而已,台灣各方面都一樣會繼續空轉,只等著南韓遠遠超前我國,只等著中國來接收台灣。 而如果歷史教科書真的又被篡改回黨國的政治正確,那注定嚴重倒退的速度就更全面了。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一部人權壓迫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尊重不是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