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沛雨的小學畢業典禮,我準時去參加。 家裡的二女兒也是畢業自同一所小學,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二女兒她們還是穿著白衣深藍色制服的時代,一進場就覺得氣氛嚴肅,顏色黯淡。而典禮的進行也是像我們小學一樣,一本正經的由來賓講話,然後在校生致歡送詞,畢業生致答詞,最後唱著傳統的「青青校樹」,會覺得怎麼幾十年來都一樣。 但現在的畢業典禮,小朋友穿著自己設計的班服,先在台上跳著自己設計的舞蹈。然後播放事先錄好的DVD,由每個小朋友單人或幾個人一組,說說想對父母和師長的話,在影片中小朋友發揮了很大的創意,有的用如舞蹈般的手勢,有的做鬼臉,有的拿老師的口頭禪或糗事來說,但會覺得就是因為能自在的表達,他們的感情更真摯,大家都哭成一團,也和同學、老師抱成一團。 沒有像老二那時典禮一結束,大家就一哄而散,沛雨她們還依依不捨的留下來和老師談一談,照一照像,直到中午才離開。 感覺要養成這樣活潑、有真感情的氣氛,真的要如俗話所說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培養,要經過解嚴,爭取到言論、財產、集會等等的自由,在長期自由開放的氛圍下,才能育成不同於我們當年的呆板的新一代活活潑潑,創意無限的主人翁啊!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讓人擺佈的傀儡尪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工作的自信和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