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在一對夫妻朋友家晚餐,太太問:「我在臉書上轉寄給妳的租屋補助訊息,妳去申請了沒?」我:「我不想支持這種明顯的買票行為。」她:「這都是我們納稅的錢啊,妳快去申請,反正我們不會選他們,只是要盡量把這些錢花掉,免得他們有更多的錢可以拿來選舉。」
    看看這個補助的條件:租屋人的戶口必須在新北市。很奇怪吧,如果要補助新北市的租屋人口,為何獨厚戶籍在新北市的人?外地來的人不是也應該受到照顧嗎?鄰居說,類似這種神秘兮兮、奇奇怪怪的補助很多,但資訊很不公開,只有該知道的人知道。我上新北市政府網站查詢,的確找不到這則消息。
    後來,聊到這次一夜豪雨造成台北市的多處淹水,她說,根本就是人為疏失,當開始淹水時,就有居民懷疑萬芳抽水站操作錯誤,急敲窗要求技工處理,當時,根本沒人回應!後來證實,值班的張姓技工未開啟閘門,導致積水無法排除而釀成災難,新聞報導說:「水利處長黃治峰調離非主管職」,這樣就解決了問題。
    她說她去中油上班過,一天雖然打四次卡(上班、午休前、午休後、下班),但是,大家根本都找人代打卡,見怪不怪!「妳知道陳水扁為什麼會在台北市長任內聲望最高時落選嗎?」我搖搖頭,她說:「因為,市政府員工都不投票給他了,他每天親自去巡,確定公務人員有在認真工作,讓這口飯變得很不好混了!」聽了心很痛,我們的社會病得好重啊,真正想為人民做事的人,淪落到被抹黑、被政治迫害,而從來不打算為人民做事、只管選前討好、選後撈油水的人,卻穩穩坐在位置上。
    不管是治水、國土規劃、還是能源政策,政府表面上都花了大筆經費,卻毫無成效,其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整個公務體系根本是為了「撈錢」和「繼續掌權」而存在,只做表面工夫,而無心做任何實質上可以讓台灣國富民強的事,因此,我們才會看到堂堂一個總統,親自打電話給主婦聯盟,說瘦肉精已經進來三年了,又親自坐鎮防災中心,搶台北市長的工作來做,什麼雜七雜八的事都要管,實在荒誕不經!
    太太說,這次台北市淹水的地方,都是不應該、也不可能淹水的地方,比如說大安區,是台北是地勢最高的一區,日本人早就有做好國土調查和規劃,才會將該區取名為「大安町」,並且把宿舍都蓋在那裡。再來就是大直,那裡住的都是將官,怎麼敢淹水。我突然想,台灣真的有一等、二等、三等、四等…國民啊!真是一個台灣,幾個世界!
    先生問我,你們老師對小國寡民,有什麼看法,我回答說:他相信小國寡民,比較容易實踐直接民主,就像芬蘭、丹麥、瑞士,比較具有平等精神,也比較接近均富的社會主義理想。台灣其實很有潛力成為一個小國寡民的典範,問題就在於,長期以來統治者大權一把抓,不願意遵守民主法治的遊戲規則,又用錯亂的歷史觀、價值觀洗腦,讓人民變得很被動,期待由上而下的改變。其實,台灣社會亟需旺盛的公民行動力,由下而上推動改變。
    台灣人不能仰賴政府或政客,也不能再期待另一個更好的大家長了,一定要獨立站起來,決定自己的未來。台灣過去的經濟奇蹟,是因為全球市場因素讓台灣成為代工的中心,絕對不是因為蔣經國的十大建設,此刻的台灣早就失去代工的優勢了,如果繼續代工、不求進步,就註定要被邊緣化,條件只會越來越差,對自己越來越沒信心。韓國的三星,一直在改進自己的技術,多角經營,目前積極開發綠能產業,台灣呢?還在科學園區的迷思裡(科技業微利化 吳晟:科學園區發展已過時),轉不出來。
    吳晟表示,光是中科四期的開發就要五百億元,土地的價值到此終結,政客卻一再「依法行政」炮製「科學園區的效益」,四處騙選票,「先開發再說」,業者享盡優惠,卻完全無法創造利益與價值,迄今只一間繃帶廠願意進駐,「這到底是哪門子的開發」?五百億元倘投入有機、環保的優質農業再造,那種永續利用,豈止造福世世代代!
    其實,兩百多年前美國獨立建國時,大部份的人民素質也不見得高,只是幾個有遠見、有高度的開國元勳,把民主共和國的規則訂下去,大家就可以公平地玩了,政治不需要學歷,就像打籃球、踢足球,不需要學歷、只需要懂規則,台灣人不管做什麼都太迷信專家學歷了,其實,只要人民有公投權,政治有公平的規則,就沒有所謂人民素質不夠好的問題。
    今日中國雖然看起來有驚人的經濟成長,但實際上,太子黨們各個腳底抹油,挾帶大筆資金遁入美加紐澳諸國,正因為中國人對自己的國家沒信心,卻很相信美加紐澳諸國的民主法治會保護他們、以及他們的私人財產。一個集權國家,註定要人財兩失的,希望台灣人盡早看到,一個國家真正的實力,既非武力、也非GDP,而是公民權,以及符合普世價值的立國精神。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傳統是火炬的傳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人擺佈的傀儡尪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