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探訪過癌末即將往生的親戚後,長輩在午睡中又進入了噩夢。事實上,長輩近日噩夢連連,而夢中恐懼的嘶吼聲音也越來越誇張了,不清楚的人,或許會以為這裡正在發生家暴。 太太從小就跟著這樣的聲音長大,當問長輩夢到了什麼,結果卻是一問三不知。長輩唯一記得的一次,是在太太小的時候,曾告訴女兒說她夢見了一個綁著髮髻、身著唐裝的老太婆惡鬼,一直拉著她的雙腳,想將她拉到床頭的一個洞穴裡。從那次以後,便什麼夢都記不住了。 噩夢,來自人們內心陰暗的角落,通常也在人們最鬆懈的時候,跳出來、咬一口,吞噬你我的靈魂。然而,如果連自己的夢境都不清不楚,又如何能從噩夢中走出來? 記得當初跟師修習佛法時,最令人感到訝異的一件事,就是必須在每天的修行日記中記載夢境。這裡的夢境,不是指雜亂無章的夢,而是轉負為正、有法味的夢。修習「正念」,有助於記住夢裡曾經發生的事,而平日「正見」的薰習,則有助於在噩夢中轉負為正。雖然如此,睡前「要作一個有法味的夢」之佈達,才是決定在噩夢中「隨波逐流」或「截斷眾流」的關鍵。 師曾開示:「作夢就是『中陰身』,一念之間,卡住也是『中陰身』。任何時候都有中陰身,只要『想蘊』起來,只要不是在完全正知正念時,那都是在中陰的狀態。」照這個標準來看,台灣目前似乎正處於「中陰身」的狀態。 台灣常作夢,卻不清楚夢中出現了什麼。這就好像人們追逐享樂,無法分辨什麼是價值、什麼是公平正義;這就好像國家沒有方向、憲法沒有靈魂、立國沒有精神一樣。 台灣也常作噩夢,過往威權專制的陰影,至今仍箝制著人們的自由。不獨立的司法,沒有理想的媒體,鉅額黨產買票的選舉與不公平的選制,禍延子孫的國家舉債與環境破壞,藐視人權的土地徵收,權力高於五院且不用負責的大總統,黨意蓋過民意的國會,虛擬的「一中」史觀與離根離土的憲法…這些就像是長輩夢中的厲鬼,將全台灣人民的雙腳,拉向那起落困阨的泥沼。 停下來,回過頭,仔細看看過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台灣從噩夢中轉負為正(轉型正義)的開始。清算過往的不公不義,不是為了流更多的血,而是為了讓今天不再重蹈覆轍。 當我們開始認真地面對噩夢時,夢裡的魔鬼就消失了;當我們認清國、共兩黨的本質,當我們認清「大一統」思想的禍害時,台灣的政治將更加清明,每一個人的生命將更有尊嚴。 真正的祖先是生命的核心價值與生養生命的土地,真正的祖先不是血緣,真正的祖先不是宗法封建大家長,真正的祖先是聯合國人權兩公約,真正的祖先是讓每個人生命活著有尊嚴的夢想,願重新認識祖先,願傳承祖先的遺愛,一代又一代。 嚮往嗎?現在就一起佈達:「即刻起,我願從憍醉中醒來!我願意做一個對別人苦難有感覺的人,做一個勇於面對歷史真相的人,做一個有理想、有夢想、有行動的人。」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消除義饒益的阻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唯此是皈依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