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網路上瘋傳翁山蘇姬在挪威親自領取遲了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的錄影,她在演講中特別說到:「當您們坐在此聽我演講的時候,請不要忘記:(這世上只要還有)一個良心犯都嫌太多了。」語畢,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她說:「世上有再多的善也不會嫌多。為善,是用敏感的心去體察他人的需要,是用溫暖的情去回應他人的期望。若有善在,一個最簡單的動作也能打破一顆沉寂的心靈。善,可以改變我們的生命。挪威示現了善的模範,為地球上被迫遷徙者提供了家園,為那些在自身土地上失去安全及自由的人,提供了庇護所。」
    翁山蘇姬演講中說,在擬此篇講稿時,她試著回憶當時在收音機裡聽到自己獲獎時的心境,第一個反應是不真實,因為,被軟禁多時的她感覺自己活在家中的一個世界,然後,有一個在監獄裡不自由的人們所形成的一個世界,以及,一個自由人的世界,三個世界是沒有交集的。諾貝爾和平獎,突然間把她從隔絕處境拉回人的世界。一點一滴地,她漸漸了解諾貝爾獎的重要性,是藉著使全球人類關注在緬甸發生的民主和人權的困境,來彰顯人類社會的一體性,在緬甸被壓迫和隔離的,是這個世界整體的一部分,和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而從她獲獎的那一刻起,她對民主和人權的關注,也開始超越國界地延伸,她說:「諾貝爾和平獎,替我的心開了一扇門。」
    緬甸語的「和平」叫做nyein-chan ,聽起來很像華語的「寧靜」,緬甸文化對於和平的觀念是「消除阻礙和諧與健康的因素後,所獲致的幸福」,「nyein-chan」這個字可直譯為「火滅後的涼爽」。聽起來,就好像佛法中煩惱止息後的清涼!
    對於這樣一個多族裔國家,緬甸自1948 年獲得獨立以來,從沒有和平過,緬甸至今仍舊培養不出人民之間的互相信任和理解,從而消除衝突的根源。
    翁山蘇姬是一個虔誠的佛弟子,她說,長年軟禁的好處之一,就是時間很多,在那些潛沉的日子裡,她對於佛陀所教導的六種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有深刻的體會,對於後面這兩種苦,她特別好奇,佛陀是經歷過什麼樣的處境,而有如此體會?她想到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的良心犯、難民、移工、人口運販的受害者,被迫從自己的土地連根拔起,活在不一定友善的陌生人的周遭。聽到她這麼說,我很驚訝,那是我第一次把制度性的不公不義,與怨憎會的苦連在一起,突然之間更看到佛法對於人類社會苦難全面性的應用
    被迫與孩子分離多年,並與丈夫天人永別,翁山蘇姬所受的愛別離的苦,早已轉化為為緬甸人民積極爭取民主與人權的動力。她說,她常常從世界人權宣言中獲得激勵,並且說:「如果對未來沒有信心,如果不確信民主價值與基本人權不只是我們社會所需,而且是可能實踐的價值,我們的民主運動無法走過破壞的年代而維持至今。」
    最後她說,打從投身民主運動,就從來沒有想過要得獎,對她和攜手奮鬥的夥伴們來說,他們最想要獲得的獎項是「一個人人可以實現其完整潛能、安全並且正義的社會」,而獲獎的榮譽,就在於「努力作為」本身。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Marriage Vow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重新認祖歸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