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讀高金郎寫的「泰源風雲」──政治犯監獄革命事件。
    高金郎說,那時八、九十位有理想有抱負的熱血青年,他們心甘情願把自己的腦袋交給同志去為台灣前途拼老命,沒有一位貪生怕死或賣友求榮…。在眼前最關鍵的時刻,重新回顧前人坎坷來時路,對大多數沈默的台灣同胞會更加有信心,希望大家一起大聲說出台灣要建國,也歡迎大家一起在新國家的樂土上歡喜收割…。
    六位革命烈士是:鄭金河、詹天增、江炳興、陳良、鄭正成、謝東榮,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卻因牢獄之緣而喚起共同抗暴、建國的使命,在監獄拘禁而失去了人身自由的情況下,他們還能號召一些警衛連的士兵和山地青年,一起籌畫這石破天驚的台獨革命行動。雖然最後失敗了,鄭金河早已決心犧牲,他包攬了所有責任,和其他四位同學為此事犧牲了生命,留下鄭正成當活口,可以把真相告訴世人,也繼續為台灣的未來奮鬥。
    鄭正成對鄭金河非常的推崇,他說鄭金河對各種刑具都甘之如飴,身上所受的苦都當作是為台灣人受苦,他在被追捕時,被用一號鐵絲綑綁拖下山,殉難時,身體上瘀血未散,多處潰爛,他不但不曾叫屈喊痛,反而在受盡折磨時,還不忘叮嚀兄弟們能救一個是一個,多留一個兄弟,台灣就多一份希望。
    書裡有一段很感人的「母子會」,關於獄中難友真情照顧死去烈士母親的故事。
    詹天增成仁的消息傳到詹家後,幫人洗衣做飯的詹母痛不欲生,日夜哭泣,結果雙目失明了。詹天增的難友吳鍾靈夫妻有情有義,除了在物質上與精神上給予最大的照顧和慰藉外,甚至還邀詹母到家中去住,只是老人家怕麻煩而作罷;後來鄭清田與鄭正成也一樣,不捨詹母孤苦伶仃,想為死難的兄弟盡份孝道,他們認詹母為媽媽,想要奉養她,但老人家怕打擾人家,還是沒答應。鄭清田和鄭正成點燃線香敬告天地祖宗和天增後,就在天增的遺像前跪拜詹母,詹母伸手扶起鄭正成時,禁不住放聲大哭…!
    讀到這裡,感覺心好痛,中國傳統文化不是再三強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傳承中國文化的國民黨怎麼總是說一套做一套呢?別人的孩子被我弄死了,誰叫他不當順民?他家老母哭瞎了眼,是自作自受,與我何干?
    一個個美滿的家庭,因蔣政權白色恐怖的迫害,讓原本歡樂的笑聲不見了!台灣人這麼善良,總以為「我不犯人,人不犯我」,萬萬沒想到遇到了從中國敗退而來的國民黨,從此就步入一個悲慘的深淵裡。國民政府因長期在內戰、鬥爭,又嚐到兵敗如山倒的苦果,幾乎喪失了原本就不多的仁義道德,只要對鞏固他們的權力有幫助,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泰源烈士為了台灣獨立建國,付出了最寶貴的生命,但他們以堅貞、以正義、以真情寫下可歌可泣的歷史,將永遠照亮後人,我們將踩踏在先人走過的路,繼續完成他們未竟的志業!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願做謙卑的園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嚮往「不妄不害」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