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槍口下的司法天平」的影片檔,看到一張張當時台灣司法界菁英的照片,二二八之後,堅守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他們,非死即失蹤,有些被捕遭酷刑,即使被釋放也無法繼續執業,或者改做律師。
    師說過,二二八是「沒有法治觀念的中國人」統治「有法治觀念的台灣人」的必然後果。二二八並不是族群衝突,是軍人槍口對內不對外的屠殺民眾,是公權力不受節制對民眾的濫殺濫捕、非法羈押、殘酷刑求,是司法與軍人全部淪為統治者鎮壓工具所帶來的巨大苦難,「要求改革、相信司法是社會正義的人,全部在二二八的時候,一個一個被殺掉。」而司法做為政治工具的現象,在台灣社會從來沒有消失過,只要司法聽命於行政,二二八仍是現在進行式。
    有人說,台灣社會的亂源是藍綠惡鬥,說話的人一定是高度政冶近視與亂視,他們不知道司法權與黨產、黑金,完全一面倒,他們不知道台灣的選制彷彿兩個足球隊在不同大小的足球門比賽,他們以為在野黨偶而大鬧立法院杯葛議事,就能與執政黨鬥?可悲的是,許許多多台灣人因為知道國民黨黑暗勢力龐大,就從恐懼迫害轉為屈服於迫害,「惹不起但躲得起」、「不談政治」是不分族群罹患政治冷漠症的心聲,在國民黨強力洗腦教育宣傳下,他們認為:寧枉勿縱,侵犯人權,是穩定政權必要的手段,他們認同了「統治者」、「殖民者」、「壓迫者」的威權立場,因為只有認同威權,他們才能免於恐懼。
    看到片尾,1998年2月28日前夕,五位228法界受難者王育霖檢察官、法院推事吳鴻麒、律師李瑞漢、李瑞峰兄弟與林連宗的家屬共同捐助了全國律師公會聯合會228萬元,成立「228司法公義基金」,目的是為了「使台灣司法保障人權,實現公義」。
    這時候,背景音樂出現了女高音的聲音,彷彿就是這些受難者遺孀的心境寫照:
    種一叢樹仔 在咱的土地
    不是為著恨 是為著愛
    種一叢樹仔 在咱的土地
    不是為著死 是為著希望
    二二八這一日 二二八這一日
    你我作伙來思念 失去的親人
    從每一片葉子 愛與希望在成長
    樹仔會釘根在咱的土地 樹仔會伸上咱的天
    黑暗的時陣 看著天星 在樹頂閃熾
    她們承擔了世間至鉅的苦難,卻用無比的溫柔與寬厚,替台灣這片土地,播下愛與希望的種子。
    樹仔成長,需要根部深入土壤、吸收養份,樹仔有多高,根系就要有多深。然而,只要我們還讀著加害者編造的歷史,還繼續認同殖民者的心態,根植土地就無望,成長就無可能。失根的樹仔抓不住土壤,一個風災水災來,整個島嶼就要面臨國土的全面崩壞了。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台灣未曾政黨輪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願做謙卑的園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