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小,爸爸對我們總是責罵和命令,因而我們對他也總是害怕和遠離。這苦迫已經很強了,再加上中國文化的「洗禮」,我於是長期有「威權恐懼症」,也就是說,面對階級權勢比我高的人(比如老師、老闆,比如職等高我的同事,甚至只是學歷或學校比我的亮眼的人),不自覺的就會感覺矮人一截,表面上眼睛看著對方,但心裏是抬不起頭的。很痛恨這樣,但就是克服不了,直到跟師學法數年後,漸漸有了自信,這狀況才終於減輕。 但也是這一年來的義饒益薰習,我才能看到這恐懼、自卑背後的原委: 幾年前,聽到一位同事對他轄下的員工厲聲喝斥,我蠻震撼,這位同事年紀不很大呀,怎還會有爸爸他們那一代的「習慣」?而且同事還是台灣頗負盛名的學府畢業的(應該不算是粗人吧…)。 然後,昨天豪雨假,但是早晨才發佈,做清潔工作的阿桑都比我們早一小時上班(也早一小時下班),她們就完全不知道消息,就冒著大雨來了,結果,我聽到其中一位說他們的組長(同樣負責清潔工作)就罵他們:「都不先看新聞!」我又震撼,因為眼前上演的完全就是「殖民教育」下的「層層主奴」啊! 我問阿桑:「那你不知要放假,跑來工作,他們會不會付你這早上的工資(清潔工是派遣工,按日計酬)?」阿桑:「我怎麼知道?他們不付,我也沒辦法。」我:「那你要爭取啊!」阿桑:「我才不敢。」 哇哇哇…好明顯的殖民文化呀!而我們一直誤以為台灣已經民主了、人民已經很自由了,其實是「當久了次等、次次等、、、公民」卻不自知啊!而因為這樣的不明其所以,我們於是把這些沒尊嚴的苦歸咎於命運、歸咎於過去世做得不好,只能「虔誠的吃素」或「拜拜燒香祁求神明保佑」,以減少罪孽,或者,捐款做功德,讓子孫別再跟我一樣受氣。 「只要台灣不獨立,我們就會繼續被殖民(以前是日本,現在是國民黨,有可能以後變成被共產黨殖民),人民繼續拿不到公民權,那麼,這塊土地就會繼續嚴重的城鄉差距、資源分配不均,我們也就只能繼續當二等、三等、四等…國民。」這讓我明白了困擾自己數十年的苦的源頭,心更開了。 台獨並不保證人民有公民權,但至少知道怎麼建設自己的國家,知苦、見苦,那麼,要如何離開這個沒有公民權、沒有自己國家主權的苦,就容易看到方向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苦難中的人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找回失去的憲法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