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蔡焜霖前輩偕夫人受邀來聖脈,同修最多的問題是關於他們的感情。前輩溫文的語言自然傳達幾分魅力,自幼稚園起暗戀夫人20多年,而感情內斂的夫人卻只回應「有一點感覺啦」
    前輩的歌聲別具韻味,而夫人好像不是特別欣賞。哈,感覺比較像是我們跟蔡前輩談戀愛!因為聽了前輩的敘述我們已經在內心構圖了,似乎聽者跟蔡前輩談戀愛的心情遠比夫人還大。而我,念念不忘的還是前輩求職國華廣告公司與許總經理相互背誦的2首情詩及台南人蔡炳紅寫情書給女獄友黃采薇,就由原判5年變為死刑,其為愛犠牲之慘烈。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創立在前輩的奔走抗爭下,紮實地跟國際接軌了,讓台灣白色恐怖的歷史可以攤開在國外的陽光下,用國際輿論制裁政府,再配合台灣公民意識抬頭,裏應外合,才能促成台灣民主人權的進化。
    問前輩公開歷史會不會怕?他說是最小咖,所以不怕。感覺我們都在互相迴向,因為他不怕,所以我不怕!
    前輩很推崇同期被關的學長們,會自動肩負起照顧小輩和扮演學校教育的功能(前輩們認真讀書的精神,足可頒發「綠島大學博士班」的學歷),綠島不但是苦難中最有人性的地方,也是全台灣優秀人才最密集的地方。此外也看到日本教育對人性倫理的重視,教育出高品質、有為有守的台灣人,甚至連建築工人吃飯也要禮讓(疼愛)小輩,不像中國移民來的政治犯毫不謙讓先下手為強。
    文彬是很好的導演,鼓勵一虹分享政治立場轉大人的經歷,從未想過可以這麼主動,一說出口就覺得是很好的素材。公家機關強凌弱眾暴寡的經驗,不正是白色恐怖對人性殘害的明證。蔣經國豢養的政工、特工、黨工介入公務體系挑撥離間、誣告同事、主管、部屬,還真的像是恐怖份子!這可不是負面報導,只要能導向檢討改革,都算正面。
    晚餐後的蔡夫人真情流露,聽見一逸分享日本媽媽18歲嫁來台灣大半輩子才得返鄉探親的辛酸史,她的話頭才被點燃,感受她一顆默默在背後照顧人的真心。最後告別,相信有緣人自會有續。


    普世價值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1950年6月,蔡炳紅20歲,關在台北青島東路,罪名「參加叛亂組織」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五年期間不准與親友會面。五年徒刑到了,因為遞紙條給女生分隊的黃采薇,字條裡抄了一首《勝利歌聲》的歌詞,再度成為羅織的證據,事由是「匪性難改」,軍法處原擬加罪三年,卻給總統府駁回飭令「應嚴為複審」,也就是犯了判亂罪死刑的意思。倘不判死刑,蔣介石會追究審判長的責任。不到一年被槍決,日期是1956年1月13日,享年26歲,身上據蔡炳紅父親領屍時說,總共有11個槍口。
    ~~~~
    焜霖前輩的文才從小學就展露頭角,1960年刑滿出獄後因政治犯身分求職四處碰壁,終在1963年的一次奇妙因緣裡,以一首日文詩獲得國華廣告公司許炳堂總經理的青睞,當場許總經理也回贈一首詩,二人一見傾心,有如情人初遇之浪漫,從此奠下焜霖前輩文化教育事業之基石。
    焜霖前輩應徵國華廣告Copywriter面試時背誦的詩:

    《嘆きたまいそ 西条八十》
    嘆きたまいそ 儚きは      請不要悲傷 在這人世上
    この世の恋のさがなれば     愛情本來就是虛幻
    怨みたまいそ 別るるは     請不要哀怨 有一天終須分手
    逢い見し者の常なれば      是有緣相遇的人必經的命運
    仰ぎ給えな夕月は        何不抬頭仰望天上夕月
    今宵も如何にさやかなる     看它今夜還是那麼地明亮

    許總經理背誦的詩
    《 初恋     島崎藤村 》
    まだあげ初めし前髪の      蘋果樹下遠遠望見
    林檎のもとに見えしとき     初捲高的一頭黑髪
    前にさしたる花櫛の       前面插著有花的髮夾
    花ある君と思ひけり       看似婷婷花仙子走來
    やさしく白き手をのべて     伸出雪白纖纖的玉手
    林檎をわれにあたへしは     將把蘋果奉上給我
    薄紅の秋の実に         是那顆粉紅的秋天果實
    人こひ初めしはじめなり     初次引我墜入了情網
    わがこころなきためいきの    當我無心的嘆息
    その髪の毛にかかるとき     飄拂過妳烏蹓蹓的髮絲
    楽しき恋の盃を          依賴著妳殷殷濃情
    君が情けに酌みしかな      斟滿了我愛的美酒
    林檎畠の樹の下に         蘋果園的蘋果樹下
    おのづからなる細道は       自然形成的小徑
    誰が踏みそめしかたみぞと     是誰踩踏的痕跡
    問ひたまふこそこひしけれ     妳這一問更加令人愛憐

    (註:這名男子愛上女子之後,經常造訪蘋果園舊地,因此原來的一條小徑,竟被他的足跡踩踏成二條,而女子並不知情。)

上一篇:用喜樂的心來走民主的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成長的「威權恐懼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