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班,沿路淹水塞車還下大雨,開到大漢溪邊的環快,原本從環快到「溪崑」只要五分鐘的車程,現在卻只能繞路而行。因為河水已經淹沒道路,根本無法行駛,路邊的交通警察既未告知,也未阻擋,更未警示,就讓大家排班跟著塞,等到綠燈放行時,才發現道路淹水,無法通行;然後,想辦法迴轉找路,因為眼前眾多路口,真的不知道那些路段有淹水?那些路段沒淹水?會不會走到底時,才發現淹水了,無法通行。
    8:30,第一節課已經上課了,我還卡在路中間,到校遙遙無期,還好有芬香來電,告知高中以下各級學校停課,總算可以鬆一口氣。9:00,又繞回到原來卡住的路口,總算拉起黃線,禁止通行了。
    既然不用到校,就沿著環快從大漢溪一路開到新店溪,看看狀況;新北市與台北市周邊淹水的情形蠻嚴重的,因為淹水,連帶的道路封鎖,造成大塞車,一直要開到大安區的師大路,才感覺車流變得正常。
    7:30出門,10:00回到家,在兩個號稱首善之區的邊境繞行,覺得每個駐點的災害應變能力都不夠,以致無法通告市民現在路況與替代方案,大伙就在毫無訊息的情況下,憑著自己的經驗與感覺摸索或空轉,此刻的台灣,一點都不像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模樣。
    這只是一個晚上的豪雨,而且,氣象局已經告知了。
    仔細想想,好像不是很難,新北市每一個抽水站,都應有著歷年的雨量記錄,雨量影響著道路通暢與否,也已經不是新聞了,防災中心可以一一條列出天然災害的疏散動線,交警只要提早出動,確定環快每一路段的積水狀況,即時回報中心,啟動備案的疏散動線,然後在各大路口的跑馬燈上張貼最新訊息,市民就不會在毫無訊息的情況下,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了。
    除非,這個政府從來沒在做防災的準備!
    這兩天,花很多時間跟以前的學生聯繫,因為他們問「班導,什麼時候開同學會?」
    替他們設計一天的流程:第一攤「法庭觀察」,第二攤「古拉爵聚餐」,第三攤「上陽明山看夜景」,第四攤「到班導家睡覺打枕頭戰」。
    臉書上有個社團「永遠的903」,幾個學生掛在線上打屁嘴炮,一年未見的「西瓜刀小孩」小東也在,但是,他另外再開個視窗,跟一寂個別談話,聊很久,覺得這個孩子有超齡的成熟,雖然他一再說「老師,我只有17歲,別把我看成二十幾歲」,很難想像,17歲的他,已經開過一家居酒屋,現在還要開服飾店。
    不急講什麼,慢慢談,反而有很多話題可以分享,講著講著,有個雙方都接受的共識──我們都不想被中國統一(國中畢業後,小東就跟父親到中國做生意,他見多識廣)。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阮銘講「自由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新陳代謝最管用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