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學生帶著弟弟緊急找我,因為弟弟被同居男友割得傷痕累累,看他到處貼著紗布,眼睛四周都黑青,心很痛,他說對方這幾天到處找他,放話再不出面要傷害他的家人。 先問清事情的始末,問他希望如何處理,他說這兩三年來雖有甜蜜,但常常活在暴力、恐懼中,他希望能分手,可是又害怕對方報復。我說:「你知道自己是如何陷入這樣的處境中嗎?」他說:「應該是自己太膽小,碰到事情只有感覺,老是說不清楚,只覺得自己付出很多、壓抑很多,越來越不快樂。」 「因為你缺乏主體性,你沒有學會尊重自己的需要和感覺,當對方第一次使用暴力時,你就要嚴重抗議制止,絕對不能有第二次。」他說他從小都是順著別人的需要而活,以為這樣就能得到和諧,搞到現在25歲了,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也從來沒有為自己打算過。 「你準備要當真正的大人了嗎?你願意隨時靜下來,跟自己的心意和感覺在一起嗎?你願意學習先把自己照顧好,行有餘力才去照顧別人嗎?」他頻頻點頭。 我說那你願意像個大人一樣,把對方找出來,當面跟他說清楚嗎?我和姊姊在你身邊,安全上你不用擔心。他點頭姊姊撥了電話,對方也很快的過來。(我們約在麥當勞碰面,明亮的公共場所) 我請對方先說他的想法,他有很多的抱怨和抱歉,幫助他們看到關係中該有的「信任」、「溝通」、「平等」與「尊重」的重要,目前他們還很欠缺,需要很多的學習,否則關係不可能好。不好的關係,會使人想要離開,因為感情是很自然的,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對方有聽進去,表情比較鬆了) 接著說:「暴力」是不把人當人,對一個人的尊嚴傷害很大。弟弟說:「這些傷痕太深了」,這樣的陰影讓他頻頻做噩夢,他無法繼續再一起。 「彼此都需要先各自努力成長,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目前雙方都還太脆弱,無法給別人幸福,如果沒有改進,這樣的模式將來還是會發生在任何關係中,生命中就很難得到真正的幸福。如果信得過我,我願意陪你走過這段最艱辛的過程。」對方痛哭流涕說對不起,就快步離開了。 再做一些叮嚀,姐弟倆知道要如何照顧自己和後續努力的方向,安心的離開。看到世間的苦難遍處,我們的教育缺乏很多真實的教導,也看到缺乏「主體性」和「尊重」,讓我們的社會建構不出合理的制度和好的關係。 為什麼台灣需要獨立自主,因為名實不符、處處扭曲,公權力霸凌,歷史與司法變成政治工具,不把人當人,不尊重公民權,不尊重大自然,不做水土保持,每個人都在付代價,這種傷害既深且鉅,能成為獨立自主的人(或國),才能談真正的人生和價值啊!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同修梵行的拱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阮銘講「自由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