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虛空靜坐,一湛分享坐到最後舒服了,就躺平了,這是無所求還是無所謂? 一如分享今天剛開始也是有躁熱不定生,但想起同修梵行相。如同在禪堂大家一起打坐相一生起,就很有力量,心生感恩,呼吸就來了。師說,看你靜坐的目標設定是什麼,要導向全身放鬆,還是導向五禪支的一心,找到呼吸最佳長度了嗎?自然止息了? 想起了一智分享的呼吸要完全,不然有心結,於是就認真的練習呼完後的止息,跟吸完後的止息。 宥娟問一如,同修梵行相如何生起?一如總是喜心的回說,因為同修總是會給自己力量~看到一如的謙虛。師說:「一想到這世界上有人願將世間苦難還原成一呼一吸的尋伺覺觀就很感動,此即同修梵行相;一想到這世界上有人願從自身身語意清淨開始愛就很感動,此即同修梵行相;一想到這世界上有人願在一切關係上從自身身語意清淨出發就很感動,此即同修梵行相;一想到這世界上有人願以自身身語意的清淨關照普世價值、減少世間苦難就很感動,此即同修梵行相。」 大家討論著,平日靜坐每一支香約一小時或1.5小時,難得一支香2小時,是否會受身體暗示,坐滿一小時後,身體就會有不耐的反應暗示,發現一個人坐容易有魔考,同修集體坐,就不會有這樣的禮物了,約好下一週再來觀察分享。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我們都是為了夢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尊重自己的需要和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