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在臉書讀到兩篇文章,殘山剩水裡的龍應台(李中志)陳芳明:當作家被部長放逐,都針對龍應台「不對六四有任何評論,以免影響未來兩岸文化交流」的論點,提出沉痛的批判。
    李中志說龍部長「換了位子,就要換腦袋」的說法,挑戰了一個文人從政的道德底線,陳芳明則寫道:「文化部長與文化作家…前者代表國家,後者代表個人。立場縱然不一樣,人文價值與人權觀念的內容,應該是共通且分享。」「文化交流完全不需要謀略,但必須要有堅定的人權態度。…如果因為對六四有任何評論,便會影響未來兩岸文化交流,…到底兩岸要交流什麼?」
    如果不是最真最善最美的人性,那人與人之間要交流什麼?比誰賺的錢多,誰蓋的房子大,誰懂得揮霍享受、及時行樂?交流怎麼操弄訊息、控制別人?交流怎麼做一個冷漠、自私的人,無感地活著?
    如果不是人權、民主的價值,那麼,國與國之間(馬政府的區區之間),到底要交流什麼?難道要交流粉飾太平的技巧、恐嚇鎮壓的手段?交流如何濫用司法剷除異己、竄改歷史來替殘暴殺人者脫罪?交流如何利用取自土地的資源來鞏固自己和親朋好友的名利權勢、並且臉不紅氣不喘地公然說謊,背底裡卻拼命辜負人民的託付?
    龍部長,以及許許多多飽受黨國教育薰陶者,以「中華民族的大一統」為最高價值,並甘願為此犧牲一切價值觀,他們站在統治者的立場,強迫各不同族群承認自己為炎黃子孫,並以此虛擬的血統觀來維護政權!徹頭徹尾的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權的宗法封建大家長式思維,到底兩岸可以交流什麼?交流聽命黨中央(馬金吳體制)違者黨紀處分嗎?如果中國「區」也有俄羅斯22年前公佈的《全民公決法》,有公民收回公民決策權的《公投法》,那兩「區」交流也許就有點內涵了!
    而這些懷有大一統夢想者,完完全全說不出來,這個所謂的中華民族的價值觀是什麼?
    真的愛中華民族,就更不應該放下一個知識份子的風骨,好好去看中國歷代王朝的歷史,好好分辨「忠」、「奸」,所謂「忠」臣絕對是社稷為重君為輕,人民福祉第一,甘冒殺身之禍也要向君主提出諫言的有志之士,如果龍部長以中國為心內嚮往之祖國,那更應該勇於告訴中國:「中國政權,你屠殺人民、掩蓋真相,你錯了!」(目前看來,台灣「區」的滿朝文武百官絕大多數是中國的奸臣、壓榨中國人的幫兇。)
    權責分明在東西方文化皆自古有之,殺人者,不可能因為以功過三七開來將功贖罪,而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的腐化,也是不爭的定律,今天之所以有許許多多台灣人,將台灣的民主富庶歸功於獨裁暴君蔣介石和情報頭子蔣經國的殺人無數,之所以會相信蔣介石是民族救星、蔣經國很清廉愛民的神話,都要歸功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與收買文人的成功,在填鴨、恐嚇、威權體制下成長的台灣人,已經不懂得如何找資料和判斷真偽了,更遑論自主學習和邏輯推衍的能力。
    今年初,當馬總統在當選感言中說出「我們贏了」的時候,我心底立刻感覺到一種深深的恐怖,一個只管「贏」,卻不管「怎麼贏」的人,根本就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誠信,明明知道這個「贏」是因為六十幾年的洗腦和恐懼,是利用了國民黨黨產的絕對優勢、黑金勢力掛勾、和選舉制度的不公,他卻還能夠帶著一付驕傲的神情。
    一個只管「我們贏了」的總統,完完全全不準備面對「不是我們」的六百零八萬選民,事實也證明,他無視黨政分際,親上火線,不吝使出「黨指揮政」的手段,赤裸裸指揮公權力恐嚇人民(都更、美牛、核能、証交稅、油電雙漲、中科搶水),挾司法和歷史為其政治手段及工具,並且拿沒有靈魂的中華民國憲法條文來掐住人民的脖子、綁架人民的選擇,漠現人民對建立一個真實國家的嚮往。
    馬總統,龍部長,可不可以不要再用拼經濟、一中架構、憲法條文這樣毫無內涵的東西來唬嚨我們了?真心邀請你們提出立憲精神、立國精神,開誠布公地討論一個國家為何而存在、國家的軍隊為何而戰。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名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們都是為了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