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只一瞬 酒精的張力
    滲入茹素已久的眼簾 是一夜的嬌羞未褪
    還是前世的妒意再次燃起 啊
    這陳年釀製的深豔哪 地獄的門後藏著一雙眼
    天國的探照燈
    全開 去去去
    山人賞花干卿底事 試圖自腦袋瓜裡為她覓個合身的名字
    奈何 掏出來的不是個鐵籠
    就是把鐮刀

    詩後語:
    昨日於社區一隅偶遇一不知名「對我而言」的花種,
    驚豔不已,作詩抒懷。 「附上照片,好心人請千萬忍耐別告訴我她的名字,感恩!」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一領一以平亂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兩「區」要交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