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閱讀網站文章《先讓資訊透明完整》,裡面描述了朋友之間的對話內容。其中,某位朋友的一句話頗耐人尋味。她說:「台灣的繁榮不是國民黨創造的嗎?台灣人實在很幸運是國民黨統治不是共產黨統治。」接著又說:「現在的共產黨跟過去的共產黨不一樣,我們不能再怪他了,就衝著他讓『中國人』終於可以揚眉吐氣這一點,我就覺得可以接受。」感覺這樣的說法,似乎暴露出一個熟悉卻又弔詭的訊息:在台灣,很多人的心裡面,當想到「治國」這件事的時候,往往只有國民黨或共產黨兩種選項。 以李敖與龍應台這兩位華人世界的意見領袖為例:李敖覺得中國共產黨比中國國民黨好,龍應台則覺得中國國民黨略勝中國共產黨。然而,他們都選擇了中國的政黨,且無論如何,都不會選擇民進黨或任何一個台灣本土政黨。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台灣現狀,就會發現馬英九不是無能,龍應台也不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統媒並非無的放矢,泛藍支持者更不是無知。事實上,他們都非常有野心、有計畫,而且毫無掙扎地將台灣納入大中國意識中,對他們而言,統一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大中國意識是有什麼不好嗎?否則,當初為何會有那麼多的異議人士倡導台灣獨立、爭取人權與自由,今天又怎麼會有另一半人高唱本土意識呢?事實上,台灣人從未想到「祖國」會將他們視為次等國民,也沒想到中國式的「民主共和」仍擺脫不了集權與人治的魔咒,228大屠殺與白色恐怖清鄉所帶來的恐怖經驗,讓他們徹底認清中國至今仍走不出歷史的宿命。諷刺的是,這竟是我近兩年,才從台灣歷史中得知的真相。 以前的我,有著濃濃的大中國意識,也跟大多數的人一樣,認為台獨與人權是來鬧的,特別是在退出聯合國的風雨飄搖之際,在李小龍電影《精武門》中,看到「華人與狗,不准進公園」的告示牌時,總會激發我那莫名的愛國情操。我在意人們對中國人是「一盤散沙」、「東亞病夫」的戲稱,每次聽到,就會不由自主地夢想中國讓人刮目相看的那一天。 年輕的我,愛讀《三國演義》這部小說,也收視了每一集由中國製播的同名電視影集,特別是開卷(影視版的片頭主題曲)那首取自《臨江仙》的詞:「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每回在酒酣耳熱之際,總不忘唱上幾句,藉此表達心中對「大江大海」與「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嚮往。在我的心裡,台灣太小,也微不足道。 長大以後,慢慢知道中國之所以積弱不振,始於中國人有著「重人治、輕法治」的濃濃封建遺緒。例如:中國知名建築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婦,早年在規劃北京重建工程時,就曾經感慨地說:「集權政治體系是都市規劃者的天堂」,其認知與今天台北市長郝龍斌拆王家的粗暴行為,如出一轍。少了「法治」的中國,只能把司法與歷史當統治工具,五千年來只有「是非成敗轉頭空」、成王敗寇的改朝換代,卻從來不曾認真面對公權力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從來不願以公民權和保障基本人權為立國精神,俾建立一個可長可久的制度。 注重「人治」的國家,人民的福祉全憑運氣,運氣好一點的如漢唐盛世,但絕大部分是在「亂世用重典」中,苦苦度日;注重「人治」的國家,就沒有所謂的人權與公民權,人民不是被「綱常倫理(禮)」框架,就是被秦皇漢武的大一統宗法封建,加上管仲、韓非子式的權謀給綁架,不允許個人主體性的獨立思考。真正有自由思想、獨立人格的知識份子,在中國歷代是不受歡迎的,他們只能以「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方式,自我放逐。(更多圖片:這把關刀殺很大) 至今,我對中國依然有夢,夢想中國是一個民主、法治、有公民權的人權大國,夢想中國是「致中和天地位萬物育」的國度,夢想中國對內不靠龐大的維穩經費,對外不是憑藉武力、財力,逼人就範的霸權。當這一天到臨,中國人才真正在世界上揚眉吐氣。


    普世價值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虛有其表的男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領一以平亂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