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和正偉約好今早去看他推薦的活動場地--『深井青蛙復育園區』。
    早上起床已晚,仍然不忘「沒做定課一天就沒有開始」,先服了定課這一服身心安定劑。
    再問玲真要不要一起去,他回說不用那麼多人去看,心裡想說:「多個人看不是更好嗎?」轉念由衷、尊重,就捨心,相信他是在做他的最好。
    在園區門口接了孔萍,路上孔萍談到與小兒子的互動,跟他提醒「尊重」、呼喚對方做自己的最好,幫助對方建立信心;又到天仁茶園前接了正偉,由省道轉進蜿蜒的小路,到寶山高爾夫球場旁,再沿著球場外圍繞了大半圈,終於到了目的地。
    正偉感慨地談到這些土地原都是他們家族所有,當初財團利誘下,很多人就把祖産給賣了,財團還沒取得足夠的土地就開挖了,據說總共挖掉了十幾個小山頭。
    還好他叔叔這一房很有眼光,堅持不賣祖産,才保留下這一塊淨土。
    入口簡單立了兩根柱子,門雖設而開;旁邊一付對句,明擺著歡迎愛蛙人士,不接受利益團體。
    新竹縣寶山鄉深井村約10公頃生態復育園區,主要在復育已瀕臨消失的台北赤蛙族群。
    這裡是他們百年前祖厝所在地,僅存留的一小片磚底土牆,感念著先人的足跡。除了水泥路和幾個供休憩的棚子外,沒有太多的人工設施,區內有各種植物花草,第一次看到胭脂樹,七十年的桂花樹,丈高的荔枝樹和龍眼樹,美麗盛開的蓮花池,…等等,還有一大一小的冷泉。
    正偉指著一棵九芎樹,說它的樹幹看起來光溜溜的,可是卻是非常的結實,因為他生長得非常地慢。走近抓住樹幹,拼命地搖,看起來不到十公分粗的樹幹,竟然紋風不動,相信再大的颱風也撼動不了它的樹身。感覺這九芎的堅靭,與肖楠、台灣櫸、烏桕等樹種一樣,足以做台灣族群精神的代表。
    正偉說當他看到終於有老鷹在上空盤旋時,他很高興,知道這裡的生態環境已經大大地改善了。
    雖然手腳被很多的小黑蚊光顧,還是很感恩這一次的生態之旅。
    回到家,玲真叫不醒兩個女兒,把音樂放得很大聲,他們還是照睡。我想到尊重,把音樂聲轉小,溫柔地跟他們呼喚了一下,看到他們沒有能量,就捨心,和玲真出去用午藥石。
    下午,大女兒要和朋友出去看電影,晚上要回台北…小女兒晚上有家教…明天要去台南…玲真晚上要回台北陪大女兒…。每聽到一個不同的訊息,觸到一個新境界,心裡總會升起一些過去的相。相信每個人都在做他的最好,單純了、由衷了,自然想蘊不起。這時候,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衝動,不多說一句,不少說一句,就是要成全每一個人的最好。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內外兼顧心境流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這個國家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