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線上欣賞了洪維健導演2006年的紀錄片《暗夜哭聲》,敘述他的母親朱瑜(出生姓名朱快治)與父親洪世鼎(安徽人),在白色恐怖時期所經歷的國民黨迫害,以及這整段遭遇在他一生中所留下的、難以抹滅的痛苦痕跡。

    綠島將軍岩西側的人權紀念碑刻上了作家柏楊的留言:「在那個時代,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1995年電影《南京大屠殺》的編劇洪維健說:「這部紀錄片以我母親囚禁10年,父親坐牢13年的經歷,還包括我在牢裏出生,陪母親坐牢5年的痛苦感受,把台灣人民當年的悲情傷痛,作了最徹底的一系列控訴。」

    「我的外婆,因為女兒和女婿才結婚四個月,就突然失蹤——被捕入獄,她到處哭喊著求援,不到三個月就哭瞎了右眼。」外婆在女兒、女婿出獄後,63歲就走了。

    「母親懷著我入獄,5個多月後,保外就醫生下我,然後因為需要哺乳,我又回到牢裏。一歲以後,母親轉移監獄,我回到外婆身邊,直到六歲又把我送回去跟著母親,前後在牢裏待了5年。」

    「獄裏生活苦不堪言,失去自由不説,飯菜都非常地難嚥,我在裏面就這樣度過了童年。」

    「即使出獄後,父母還是飽受歧視。不停地被當地管區的警員騷擾,他們還借機亂拿家中財物;逢年過節,父母還要送禮或送紅包來籠絡那些員警,以求得平靜生活……。」

    拖延多年才拍完本片,是因為相關檔案要一直等到民進黨有機會執政、再經二二八團體請願施壓,才促成部份開放,有了完整的佐證,他才能打造這一步詳實的紀錄片,描述雙親被錯判、被冤禁的來龍去脈。

    這才發現:「原來,這一切的不幸,都來自蔣家王權,黑牢和槍決,都是蔣介石一手造成的,可是這個社會卻越來越脫離事實,對蔣介石的評價,也跟著大量失真。對我們這些遭受過殘酷摧殘的人,實在無法接受積非成是的偏頗阿諛。」

    他的父母是因為1950年一個小型的匪諜案「于非案」被捕。于非是教育心理學教授朱芳春的化名,1950年調查局接到情報,在新店文山中學發現共匪刊物,當時就懷疑他一年前在「台灣省政府社會處」開設心理學講座,是在吸收左傾成員。 于非在重慶就吸收了白沙女子師範學院國文系的學生蕭明華,來台後在魏建功主持的《國語日報》工作,並與蕭明華以夫妻名義開展地下工作,替中共搜集軍事政治情報。于非於1949年6月潛返北平。

    一群有參加過他所主持的實用心理學讀書會的人,都按照《叛亂罪》被判了10~15年的重刑。仔細看看這些人的背景,多是公務人員、職業軍人、上班族,大學生…等一般求學問的知識份子,其父洪世鼎是林產局科員,28歲,其母朱瑜則是教育廳辦事員,24歲,被捕前四個多月才剛結婚,被捕時,母親肚裡懷了他,「誰會懷孕了,還不要命地搞叛亂呢?」

    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能被法官接受,一個案子,只花了100天就判刑。「當時,很多人都是因為被人檢舉,或是特務製造假案而被捕的,其實檢舉和犯罪證據,都是捏造的…。」然後,每一個叛亂犯,都經蔣介石親自批閱裁示,他的親筆字跡和用印,證明他就是許許多多冤案假案背後的元凶。

    看到以下這一段時,我很驚訝:「當初我父母親的判決書亂寫一通…,審判長分別是劉達、陳英和范明,連著三個人都是單名,實在罕見,後來有的家屬求情送禮才發現,這些審判長用的都是假名,所以有一兩個根本問不出住所。其實,當時經手叛亂案的審判長,都做過不下幾百次的冤獄判決,他們不但睡得好而且不受譴責,部分軍法官到今天還活在人間,這些人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事,因為到今天沒有看到過哪一個出來懺悔自己錯判過政治犯,或者向台灣人坦白他們做錯了,這些軍法官,從二二八到美麗島,都一直是沉默而懦弱的幫兇。這才是國民黨留下的最大傷口。」

    即使民進黨曾經執政過八年,許許多多曾為國民黨統治集團效命的殘酷劊子手,至今還存活在行政、司法、檢調體系中,甚至,掌控政府、軍隊要職,就算退休了,仍享有國家提供的優渥退休俸,即使往生了,其精神仍舊透過黨國體制的掩護而傳承了下去。深深地感慨,台灣的轉型正義一天不做,就形同多栽培了一株踐踏人命的冷血與栽贓枉法的輕率。

    我們已經看到它帶給台灣社會的傷害──我們縱容一個為掌權而不惜犧牲台灣主權的總統,權力無限上綱,卻不用為他所說過的任何一句話,負起一絲一毫的責任。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 「于非匪諜案」,全案一共有15個人被抓,3個半月後9月5日判刑確定。

    原本要抓的人只是于非,抓不到于非就先逮捕「妻子」蕭明華抵帳,還有3個鐵路局員工,先酷刑(電椅、老虎凳、捆綁吊打,五天五夜不許睡覺)再判意圖非法顛覆「政府」,處以死刑。其他的人被判刑10、13、15年不等。

    母親告訴洪維健導演,1950年11月8日,她和蕭明華關在一起,也就是洪維健出生前22天,一大早年僅28歲的蕭明華給憲兵押往馬場町刑場,母親聽後,深受驚嚇不能自己。

    11月8日槍決蕭明華四人還只是前奏。後來又大規模的抓人,翌年6月28日,「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主持召開中外記者會,宣佈偵破有史以來最大的匪諜案。報紙上説抓到了106人,但判決書上列名只有57個人,19人在記者會召開的第二天就被執行死刑。

上一篇:身體本有的秩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關係需要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