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自夜的水聲提煉的
    豈只是禪
    遠處的泣
    共鳴著一宿未靜的眠
    一個個身體自我的胸膛穿越
    有著同樣的胸膛
    與呼吸
    他們的吶喊是否仍溫熱
    是否仍引人注目地新鮮
    是否
    仍信仰恩典與祈禱
    如同信仰淚之必然結晶成鹽
    幾個世代了
    一首歌唱成了碑文
    碑文再羽化出另一首歌
    我驕傲地看見
    爺爺的白髮逐漸亮成了一盞燈
    蛙鳴不絕的屋頂
    皮膚安靜聆聽

    醒悟成煙的聲音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先讓資訊透明完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玉嬌龍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