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開始發燒,但也不以為意,用定課當作吃藥,好好體驗生病的過程,從上呼吸道的發炎,開始往下漫延,扁桃腺發炎了,喉嚨失聲了,呼吸道發癢,乾咳!
    開始失去胃口,發燒帶來的頭痛開始了,在過程變化中,根本無法久睡,反正,醒來就靜坐,累了就躺臥呼吸,如此反覆體驗病苦的無常!
    早上,太太為我量了體溫38.6度。我覺得,只要不是很難過,都不用上醫院,讓身體來作主吧!
    反正生病了,就勤做定課啦! 有力氣就經行禮佛,沒力氣就靜坐,躺臥睡眠!
    夜晚發燒嚴重了,起身上廁所,更需要正知動作,在動與靜的轉折,更需要加入呼吸來做一個潤滑劑,比如,起身,停! 由坐到站,吸氣! 起身後不急著移步,知道自己在站立,用注意力感覺完全身後,站穩後,再走路。我想,這些身念住的基本功,不只是在病時有幫助,在平時身體健康的時候,更應努力的去實踐。
    早上起床靜坐,在失去感覺的身體中,只有呼吸還沒變調,只是,狂跳的心臟,讓呼吸停不下來。過了七點,坐不住了,身體又撐不住了,再躺臥睡眠(體溫39度)。感覺這次的感染很嚴重,身體快被擊潰了。
    鼻腔健康被擊敗了,喉嚨也投降了,支氣管今早也宣佈棄守,胃部也打烊,暫停營業,腸子罷工休息,全身皮膚漲熱,身體卻發冷。
    好像也只有心臟還在頑強的抵抗著,心臟不希望血壓失去防線,亂了生命最基本的陣腳,所以,拼命的收縮膨脹,來支援血壓與脈搏。
    太太說:仍要吃點東西,維持體力吧!
    勉強的吃點稀飯,發覺嗅覺也變味了,味覺失去過去的記憶味道,眼睛視物,也需要多用點力氣,身體果然不是我的。什麼才是我,現在的我,大概只剩下呼吸的感覺依然沒變,對無常苦的認知沒變,其他的,在眼耳鼻舌身的觸受下,都變的虛無飄渺,不能說有,也不能說沒有。
    用完餐,依往昔習慣的上頂樓,上網看日記,寫日記,但眼睛完全昏花無力,體力又降至冰點,外面高溫三十度,我卻冷的要死!真好玩。
    近中午,感覺肺部開始拉警報了,這一道身體防線,我不想啟動戰爭。於是請太太申請電話掛號,上醫院看病。
    這可是我20年來,第一次主動要去醫院看病。
    原因無它。
    只因為師的教導,讓自己身心敏感度增加,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該去體驗的。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鐵漢放聲大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傻笑轉成會心